第七十章 山里汉子

    早上一起来,凌风便看到外面白茫茫一片,窗外兀自有纷纷扬扬的大雪在往下落。

    今天已是12月24日,又是一年平安夜。

    姚晨一大早就打电话祝凌风圣诞快乐,凌风才蓦然想起今天是平安夜,心里忽然有些莫名的怅然。

    街上行人匆匆。

    凌风悠闲的在路上走着,欣赏着在南方难以看到的北国雪景。

    父亲凌涵宇的手术时间已经确定,所以现在已经住进了医院,每天做着各项检查。中午和晚上才是病人家属医院规定的探视时间,但凌风只要一起来,总会想方设法的混进住院部去陪父亲做检查。还好检查做得都比较顺利,才能排上在年底的手术日期。

    年底,医院的病人比较多,做各项检查的人可谓是人山人海。

    昨天陪父亲去做彩超,发现彩超的日期都排到了1月份,还好凌风找到了关系,花了三倍的价格提前将彩超做了,才终于赶上了手术日期,要不手术铁铁排到明年去了。

    一阵喧闹声划破了清晨的宁静。

    住院部大门口围着一群人,中间有几个人在推推搡搡。

    “现在还没到探视的时间,请不要乱闯。”一名保安一掌推开眼前的一名黝黑汉子。

    黝黑汉子默不作声,低着头闷声向里闯,也不回手,任由两名保安推搡。

    另一名保安帽檐歪斜,嘴里骂骂咧咧道:“乡巴佬,耳朵聋了是不?停下来!”

    围观的群众低着头小声议论。

    原来这名黝黑汉子带女儿来看病,女儿被确诊为白血病。经过拉锯般的各项检查,黝黑汉子的女儿好不容易住进了医院,结果没几天,黝黑汉子的钱就花完了。黝黑汉子是偏远山区的村民,家里原本就没什么钱,多方筹措后也不过借到三五千块钱,对于治疗女儿的病不过是杯水车薪。医院下达了催款通知,今天是最后的期限,如果今天再不交款,就会强制性将黝黑汉子一家驱逐出院。

    黝黑汉子想进医院再恳求医生宽限几天,但却被保安拦在了住院部的大门口。

    凌风从人群边经过,听到议论声,很容易就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虽然觉得医院做法有些冷酷,但却也是有章可循。他原本就不是个爱看热闹、爱管闲事的主,就想趁乱溜进大楼,可一瞥眼间,却发现黝黑汉子抬起了头。

    一张朴实木讷的山里人面孔,眼神非常茫然,脸部有些扭曲,混合着自责、愤怒、无奈的复杂表情。

    保安使劲推搡,黝黑汉子梗着脖子站直身子,不回手也坚决不后退,任由保安推搡。

    很快,住院部门口就围满了看热闹的人。

    帽檐歪斜的保安着急了,抽出腰间的警棍就向黝黑汉子抽去。

    “啊。”围观人群发出一声惊呼声。

    一只大手凭空伸出,一把拽住警棍。

    “老陈,你怎么在这儿?”凌风放开警棍,说道,“有话好好说,别打人。”

    黝黑汉子正是陈二娃。

    陈二娃眼里闪先出希冀之色,开口道:“凌同志,你怎么在这儿?”

    两名保安嘴里兀自有些骂骂咧咧,凌风眼睛一瞪,两人就讪讪的退进了住院部的大楼里,反正只要陈二娃不继续向里闯,他们也懒得多管了。

    医院门口早餐店。

    十分钟内,陈二娃已经吃了十五个肉包,十一根油条,喝了两碗稀粥,三碗豆浆,才意犹未尽的放下筷子。

    也不知道这个朴实的山里汉子多久没有饱餐过了。

    凌风忽然觉得,陈二娃更适合啸聚山林,城市里残酷的钢筋丛林根本不是这个老猎户应该呆的地方。

    “我离开的时候不是给你留了五万块钱吗?”凌风记得自己走的时候将所有的现金都放在陈二娃的包里了。

    陈二娃叹了口气,说道:“那钱看病的时候早花光了,我还卖了很多山货,总共八万块,在医院里短短半个月就花得精光。”

    现在真是一个住不起房、看不起病的年代啊。

    普通人家只要有一个家庭成员生场大病,那生活水平绝对会急剧下降。八万块钱对陈二娃这样的封闭山区的山民来说,绝对是一笔巨资,甚至可能是他一辈子能挣到的所有,但对于一场疾病来说,那点钱什么都不算。

    凌风递给陈二娃一根烟。

    陈二娃伸手接过香烟,珍而重之的夹在耳后,然后拿出旱烟点上,闷头抽了一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