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京城医院

    (非常感谢第六位搜藏本书的朋友!你们的支持是我更新的动力,谢谢!)

    北京肿瘤医院。

    医院里人潮汹涌,到处是行色匆匆的人流。

    现如今,医院始终是最忙碌的地方,尤其是那些知名的大医院,只能说现在的中国人,喜欢运动的比例越来越少,造成了国人的身体素质日趋减退,进医院的频率自然是越来越高。

    凌风之前从未来过首都,搭着父亲生病的机会,这一个月倒是来了两次。

    现在才是早上七点半,医院的门诊大厅早已排满了长队。

    两个星期前,凌风一家人已经来过一次,对医院的流程也比较清楚了,母亲秦海燕去排队挂号,父亲凌涵宇守着行李,凌风则出去租住房间。

    北京的宾馆房价很高,随便一间普通标准间至少也在四百以上,医院周边的宾馆价格更是高昂。相对来说,租住民房肯定划算多了,一套小两居,厨卫俱全的大概一百五左右,可以自己做饭,方便很多。

    凌风走到医院门口,随便就找到了几个租房信息的联系电话,和房主通过电话后,凌风就一一的随房主去看房。

    看了一个上午,凌风终于找到一处合适的小两居,是医院内部的家属楼,附近有一个菜市场,饭馆也有很多,相当便捷。打通母亲秦海燕的电话,征得父母同意后,就和房东签了租房协议,一百三一天,也不算贵。

    中午,一家人就在医院附近随便找了家小店吃饭。

    事情还比较顺利,已经和主治医生张岩联系好,下午去办公室找他就行了,做完相关的检查,基本确定手术日期,只要等住院部空出病床来,凌涵宇就可以住进医院。

    凌风有些小小的感慨。

    在怀鹤,只要是病人有意愿,就可以进医院住着,而只要是有人住院,医生就会给病人打上点滴,然后再做详细检查,最后各项检查做完了,医生大多数也找不到病因。在北京就完全不一样,病人能否住院,必须要主治医生批准,只有确实需要住院治疗的病人,才可能被批准,哪怕是做过手术的病人,只要稍微恢复,就会被通知出院,不大可能出现病人想住多久就住多久的情况,而且即便病人住院了,医生也不会随便给病人用药,只有等各项检查做完,确定病因后,医生才会给病人用药。

    严谨决定效果,态度决定一切。

    “下午我自己去找张医生,你陪着你妈出去逛逛。”凌涵宇低着头研究着北京地图,“你老妈还是以前当红卫兵的时候来过北京。”

    “呵呵,那个时候我们还在北京受过毛主席的检阅哩。”秦海燕笑道,“可惜还真没好好逛过首都。”

    “唉?不对啊,我怎么记得你们好像去过长城呢?”凌风有些疑惑,他记得家里有张父母合影的老照片,背景是不到长城非好汉。

    “那也是八几年的事了,有二十多年了吧?”凌涵宇笑着看了妻子秦海燕一眼,笑容里隐藏着感慨和幸福。

    秦海燕笑了笑,没说话。

    凌风很少看到父母的感情流露,打小父亲就对他十分严格,完全是按照“棍棒底下出孝子”的传统模式养成,成年后,就养成了他所有的事情都放在心里的习惯,已经完全不知道如何和父母沟通。今天,看到父母鬓角的白发,凌风心底悸动,忽然有种想流泪的感觉。

    他赶紧站起来走到阳台上,点上一支香烟。

    屋里传来父母热烈的讨论声,商量着去哪些地方游玩。

    小教室里,稀稀落落坐了十余名男女学生。

    讲台上,一名风度翩翩的中年人正在给大家讲课,几乎所有的学生都被中年人的讲课的内容所吸引,听得如醉如痴,但还是有个别例外的人。

    “姚晨,你在想什么?”

    正有些走神的姚晨被导师朱玉风的声音惊醒,赶紧站起来,说道:“没在想什么?”

    “坐下!上课认真点。”朱玉风轻哼了一声,“下课后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同学们都报以同情的眼神看了姚晨一眼,朱教授的严格是很出名。

    这个小教室里坐着的不只是怀鹤大学的学生,也有其它音乐学院的高材生,甚至还有一个香港来的交流生李美琪,他们都希望得到朱教授耳提面命的传授,好为自己打开音乐道路上的另一扇窗。

    “哦!”姚晨吐了吐舌头坐了下来。

    她其实并不是很怕朱教授,虽然朱教授很严格,但只要是真正了解朱教授的人就知道,他更多的是随性和包容,这也许就是朱玉风能成为音乐殿堂级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