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恢弘浮雕

    待凌风伤口包扎妥当后,陈二娃又拿出干粮给凌风和王腾分食。王腾情知理亏,表情有些讪讪,拿了干粮走到一边吃去了。凌风也不在意,边吃干粮边逗着小黑。倒是陈二娃心性耿直,非常鄙视王腾在关键时刻舍弃队友的做法,嘴里嘀嘀咕咕的念叨着。

    食人树这边是很空旷的一片空地。左边是悬崖,悬崖下有一道湍急的河流,右边依山而建了一些古朴的建筑,不过所有建筑都在山体里,只能隐约看到一些黑漆漆的门户。抬眼望去,似乎整座大山都被挖空了,这一面到处是凹陷进去的黑影。最底下一层的山壁上阳刻了许多气势恢弘的浮雕,但由于年月太久,浮雕大多被藤蔓植物遮蔽了。

    土著似乎有些忌讳这片依山的建筑,因此就形成了以食人树为间隔的另一片天地,也不知道多少年月没人踏足这里。

    凌风用手扒开藤蔓。

    石壁上的浮雕在岁月的侵蚀下显得有些斑驳,但仍然可以隐约让人看出描绘的内容。石雕的前半部分描绘了一场恢弘的战争,战争的双方是人类和很多奇形异状的怪物。战争的前期,人类军队在凶残的怪物进攻下节节败退,血流成河,怪物大肆屠戮人类百姓,人民流离失所。战争的后期,彪悍的巨龙、飘逸的独角兽、艳丽的凤凰等很多传说中的种族加入人类阵营,终于将怪物击溃。最后怪物的领袖借助威力巨大的法器划破时空逃遁,正义的一方推选出杰出的勇士,也划破空间去追逐逃亡的怪物首领。

    当然,在浮雕里并没有文字描述,以上的内容都是凌风通过浮雕里描绘的图画自己脑补的,反正基本上也不可能有确切的解释。在宗教壁画里有很多类似的描述,无非就是些众神之战、灭世战争之类的。不过,凌风看到浮雕里有一种头生双角手持燃烧长鞭的怪物,很像九寨沟山体里金字塔上遇到的邪神王,不过浮雕都斑驳的厉害,他也不敢确定。

    凌风想起在湖底昏迷时奇怪的记忆,盯着那幅勇士骑龙战斗的浮雕,忽然觉得浮雕里的勇士和脑海里的勇士重合了。他甩了甩头,想把这可笑的念头甩出脑海,但越是这样,他却越觉得相像。

    怎么可能嘛?

    一声惊呼把凌风从乱七八糟想法中惊醒。

    一具高度腐烂的尸体被山壁间茂密藤蔓遮掩住,这具尸体部分已经白骨化,深深凹陷的眼洞里似乎仍闪烁着不甘的光芒。尸体穿着的野外工作服虽然有些破烂,但依然可以看出原本的式样,左胸上贴着一张“北京301研究院”的胸章。

    王腾费力的将尸体从藤蔓的缠绕中拖了出来,蹲在地上仔细检查尸体,显得很是专业的样子。

    小黑和另两头守山犬在尸体四周来回乱窜,嘴里发出低沉不安的咆哮。

    陈二娃站在旁边默不作声。

    “这具尸体在这里应该就是这两年的事情,时间绝对不会超过三年。”王腾冒着恶心的尸臭将尸体翻转过来,尸体背后赫然插着三只利箭,“这种没有尾翼的金属箭应该是强力机括激发的,和外面土著的箭不一样。”

    凌风有些似懂非懂,沉吟道:“你的意思是?”

    王腾肯定道:“这种箭应该是机关所发。”

    作为一个有经验的老猎户,陈二娃对弓箭也很有研究,说道:“一般人使用的箭肯定有尾翼,没有尾翼的箭稳定性和准确性都很差,只有强力机括发射的箭追求的是最大杀伤,所以有些箭是没有尾翼的。”

    凌风对弓箭谈不上任何了解,问道:“你们的意思是,这个人是误中机关而死,而不是被人用箭射死的?”

    王腾嗯了一声,兴奋道:“这说明了这个人很可能接近目的了,所以才会误中机关了。”

    陈二娃的柴刀被凌风丢在食人怪树的外面,于是抽出将发现尸体附近的藤蔓清理一遍,露出一个狭窄的半圆形拱门。拱门里黑漆漆的不见任何光线。

    这具尸体肯定就是前几年进宁静森林科考的研究人员之一,想不到这些科研人员也能避过外面的食人树进到这里来,看来很不简单啊。

    凌风暗自沉吟。

    三个人都拿出矿工帽戴上,不过为了安全起见,三人还是采集树枝做了十数支火把。

    凌风点燃一支火把当先钻了进去,王腾紧随其后,陈二娃吩咐三只守山犬守在洞口后,也钻进了门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