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宋阀时局(过渡,未完)


  次日一早,萧摩诃便上了宋阀的船队。
  他原拟从武昌改道,经由汉江、清江溯源而上而入郁水河,再由郁水河而上,抵达宋家山城,但此时既上了宋阀运货船队,则将随之而入蜀,再由蜀地而达岭南。
  原本若是挑战,随从宋阀船队而去似不甚妥当,然则萧摩诃此行更类似切磋,以武会友的成分居多,那便无所谓了。若说真正的决战,至少也在宋缺后顾无忧之后,而萧摩诃亦将他于整个大唐世界的一切布局办完。
  那时宋缺心无挂碍,萧摩诃大势蓄成,两人或战于雪山之巅,或决于长江之源,天地心都合而为一,精气神皆谷至极颠,那才算是真正的巅峰对决。
  萧摩诃计算程途,沿途颇过宋阀所谓在五岭之南,宋家山城,老黄在书中说的不甚清楚,但总之也在郁林郡左近,大约是萧摩诃那个时代的玉林、桂林一带;这处按历史而言,还应算是南越范畴。几日前大江上那位惨死在他戟下的林士弘,之所以自称南越王,亦是拜了曾将此地攻下的缘故。
  当然,那是萧摩诃来时世界的历史,与这个奇伟瑰怪的武侠世界不可等量齐观,就此世而言,宋阀进取不足,守成有余。整个岭南‘瘴疠之地’,都是宋阀势力的范围;宋缺在外又与独尊堡解晖义结金兰,更连女儿也不惜下嫁,与巴蜀一带同攻同守,整个中原西南占据河山之险,城府之深,几可谓是天地自成。
  除此之外,宋阀所处五岭之南,号为‘瘴疠之地’,实则气候湿热,一年稻谷数熟,最善种植粮食。而当地民风,土人虽不开民智,但极是骁勇善战,其兵最长野战,远非中原兵马可比。
  而当地夷族又极桀骜不驯,除开于岭南早经营两百多年的宋家,再有谁能掌控此地的诸多夷族。
  或者两百年前,燕飞破空而去,向雨田游戏人间,而宋悲风则独身一身前往岭南,那时候,他根本就是考虑此节,或许他原本也未有准备,让子孙后辈参与到必将延续数百年的乱世之中,一人之力,眼看不能阻挡五胡乱华的大势,方才选择这个堪称世外桃源的地方,远躲中原的战祸,甚至有朝一日,中原的汉人都死绝了,这荒服之外的天地里却仍存着汉人的苗裔。
  囿于人口不足、交通不便,宋阀顾是无法直接争霸天下,但任何雄才伟略之主,若不能恩威并施、将宋阀也纳于治下,那便根本不谈天下安定之说了。
  只消一想从古而今,在五岭之南的土族人究竟有过多少次叛乱,纵然圣主出世,天下大定,尚且如纤芥之疾,不得根灭,便知端的。
  大家!这本书开头没弄好,大修版本《武侠无限》,传送门在下面,是这本书的修订完整版,大家去看那本书吧,收藏了本书的也收藏一下,谢谢了。
  最近病了,而且没有什么时间码字,所以更新不是很给力,约莫二月二十几号之后可以给力起来。
  今天也只有过渡的半章,聊表自己还没进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