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当然没那么容易

    第一百零叁章:当然没那么容易

    这一餐饭下来和沉昕带罗母去吃的差得可多可多了,罗静就低头吃饭也没敢插嘴太多,只是她也不希望沉昕一顿饭吃得不开心,两人在桌子底下的小动作不少。

    她不过是想主动牵牵沉昕的手,好安抚她显然有些不爽的情绪。

    但沉昕显然不这么想,她感觉到胳膊一痒先是低下了头,就看她家罗静的手指头在两人之间鬼鬼祟祟的,像是一只毛毛虫一样偷摸摸的溜过来,在她手臂上戳了几下,示意自己可以牵牵她。

    瞬间有些心痒,沉昕更想把那截可爱的小指头放到嘴边去轻啃几下,但碍于还有父母在也只能作罢,藉由调整姿势在桌下把罗静的小手给抓进手里一阵揉揉搓搓。

    「你有什么话就说吧。」她半低着头道。

    从许芳婷那角度看去,沉昕低着头的样子就像是有些丧气一般,要知道沉昕自她抱回来养后一直都表现得很要强,一切都如她所要求的作到最完美,这般垂头让气得样子几乎是没有过的。

    又想想自己当初怎么和沉昕两人同仇敌忾的说要和沉政断了关系,结果人一追来w市对她软话几句自己就松动了,沉昕肯定很错愕。

    心下愧疚,便用手肘顶了一下沉政道「你好好和孩子说!」

    沉政想来性子也很强硬,说也好笑,沉昕分明不是沉政亲生女儿,但两人的性子却十分相像,这次聚餐沉政自然也觉得尴尬又难堪,要他张嘴估计也不容易。

    可要是这时候还顾什么面子,那他就真的会失去这个他原以为理所当然的家庭,沉昕在他面前这般不情不愿,以前或许沉政会火大会怒斥,但现在他也些明白过来。

    明白沉昕与他之间的感情不陆的原因完全源自于自己......

    然而沉昕现在只不过是在低头专注的玩着罗静的手指头而已。

    嗯...前阵子带罗静去作的美甲也该再去保养了,哀还是她家罗静好,连手指头都这么可爱,捏起来软呼呼的,连手心都软绵绵的好好捏。

    抠了抠罗静的掌心,沉昕才终于等来沉政的一阵尴尬干咳作为开场。

    「咳......」沉政不太自然「之前...我有很多不对的地方,对不起你们母女两,就......之后会好好补偿你们。」

    他说得又干又硬,道歉的语气也没个转折示弱,可家里人也知晓,沉政这估计已经是用尽全力了,要他真能声泪俱下的道歉,估计月亮撞上地球都没可能。

    但难道他用尽全力了别人就该接受吗?

    沉昕抬起眼来,也不是说态度不好,就是让人觉得很是疏离冷淡地说道「道歉不一定就能被原谅。」

    沉政一顿,手里的餐具紧了紧。

    「你和妈到底是什么关系这个问题你们自己说好就行了,我可以不管。」沉昕直接了当的说了,说实在的许芳婷要和谁在一起她确实没兴趣插手,只要她过得好自己自然也不必要出什么意见「不过你们是你们,我是我,请不要以为你们和好了就与我有什么关系。」

    她和许芳婷虽说是母女,她们可以很亲密但终归是两个个体,许芳婷愿意让沉政回来,当然可以了,但这与她没什么关系,她们又不住在一个屋子下。

    这么多年来对她的冷暴力和过度要求,就你一句想通了很抱歉就想抹过去?闹着玩儿呢。

    都说到这样儿了,沉政不知该怎么接下去,他哪里有这样给人低声下气的时候,只得往许芳婷那边看过去,可惜许芳婷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对他耸了耸肩膀。

    几人简单吃完饭后就各自散了,也没能多说几句话来,沉昕到是没有态度不好,就是那抹不趣的疏离感,这让沉政如坐针毡浑身不自在。

    他答应许芳婷以后会好好经营支持这个家,也答应他会好好的补偿沉昕这几年来的委屈,所以有意与这个他养了叁十年的女儿拉进关系,没想到这竟比想像中的要困难。

    沉政也着实体会了一把热脸贴冷屁股的滋味......

    许芳婷就看他一眼,一点同情的意思都没有只道「你就慢慢加油吧,要是她肯接受你咱们也没戏了,说好一年看你表现的。」

    沉政闷闷的开车门让许芳婷坐进去,嘴上虽然什么都没说,但许芳婷知道他心里挺急,公司那边沉政已经有心无力了,沉维国跑到义大利去后才敢跟他联络说是在那边学做菜还是什么的,反正坚决不回来。

    回来也没用,不是那块料。

    反正沉政自做自受,不想快步入老年前还又是失婚又是倒公司的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