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8章 两族开战

  一声大吼,打破了宁静,也打破了贺玉堂的雅兴。

  “哪个王八蛋打扰本少爷,找死!”

  贺玉堂起身,一步踏出,就出了亭台,眸光冰冷的望向前方。

  前方,一个中年大汉负手而立,立于湖面之上。

  “你是谁?”

  贺玉堂望向中年大汉,眼睛微微眯起,他不认识此人。

  “要你命的人!”

  中年大汉冰冷开口,言罢,身形一晃,向着贺玉堂爆冲而去,手掌之中,圣力涌动,凝聚成一把长剑。

  长剑如一道虹光,刺杀向贺玉堂,快如闪电。

  贺玉堂大惊,爆发全部的力量,手中出现一把战刀,一刀向着中年大汉斩去。

  当!

  长剑与战刀碰撞在一起,爆发嗡鸣,贺玉堂身体大震,连连后退,一口鲜血喷出。

  “长春法则,你是恒家的人,你为什么要杀我?”

  贺玉堂大吼。

  而此时,湖面上的那些帆船中,还有其他亭台中的人,早就被惊动,望向他们这边,此时具都吃了一惊。

  长春法则,乃是恒家独有的法则!

  只有恒家独有的血脉体质,才能领悟长春法则。

  恒家的人,来杀贺玉堂?

  恒家和贺家,虽然是死对头,千年之前,曾发生惨烈的大战,不过最近数百年来,关系已经缓和了许多,虽然时常还有摩擦,但毫无理由的在大众面前猎杀对方之人,已经很少了。

  现在,中年大汉,为什么要杀贺玉堂。

  “贺皋老狗,厚颜无耻,拿走我恒家重宝不还,那就让你们贺家子弟,付出代价吧!”

  中年大汉冷漠开口,他身上的气息,疯狂的爆发,可怕的剑光,划破虚空,向着贺玉堂斩杀而去。

  “不...”

  贺玉堂疯狂大吼,想要逃走,但他战力和对方相差太多,一剑斩下,他的一切反抗,尽皆崩溃,他整个人被一剑斩为两半,尸体落下了湖面之中。

  “贺皋老狗,咎由自取!”

  中年大汉留下一句话,身形冲天而起,离开了这里。

  这个中年大汉,自然是陆鸣易容而成。

  之前在元山圣院,他看到贺皋和恒家两位真帝发生矛盾,从对方的只言片语中,陆鸣推测贺皋肯定是以他为条件,拿了恒家的重宝,后面恒家之人想要要回去,贺皋不还。

  当初,恒家两个真帝,可是大吼要贺家付出代价的,现在,陆鸣就抓住这一点,对贺家之人动手,挑起双方的矛盾。

  而陆鸣的混沌法则,除了王道法则和十大最强法则之外,其他法则,都能变化。

  长春法则,并非是王道法则,陆鸣自然能够变化了。

  恒家高手,击杀了贺家天骄贺玉堂!

  原因是贺家贺皋,拿了恒家的重宝。

  在陆鸣走后,这一条消息,以恐怖的速度,从醉仙楼传播出去。

  不久之后,贺家的一间大殿中,坐着几个老者,气氛十分凝重。

  碰!

  贺皋重重一拍桌子,眼中尽是怒火,道:“岂有此理,恒家这是要和我们贺家全面开战吗?”

  贺玉堂被杀的消息,他们已经收到,此时正在商议此事。

  “还不是你引起的,贪墨了恒家的渡劫神衣,才惹下如此大祸,贺玉堂也是因你而死!”

  另外一个老者冷幽幽的开口。

  “你是什么意思?”

  贺皋眼眸冰冷的望向那人。

  那人乃是和贺皋同层次的存在,岂会惧贺皋,冷笑道:“什么意思很明白,若不是你拿了恒家的宝物,恒家岂会派人杀我贺家之人,这件事不管怎么样,你要付出代价,将渡劫神衣交出来,归家族所有!”

  贺家之中,自然也并非铁板一块,分为各种派系。

  “放屁,渡劫神衣是我应得的,你若想要,和我一战,看你有什么本事?”

  贺皋怒喝,强大的气息,弥漫在大殿之中。

  “好了,不要吵了,当务之急,是如何应对恒家的报复!”

  另外一个老者一挥手道。

  “大不了与恒家一战!”

  贺皋冷声道。

  要他交出渡劫神衣,是不可能的,渡劫神衣,关乎到他能不能渡过天劫,比什么都重要。

  就在这时,他们同时收到一条消息,拿出传音玉符一看,脸色又是一变。

  “该死,恒家欺人太甚!”

  “这是要全面开战吗?”

  几个老者怒吼。

  他们刚才收到的消息,贺家,又有两个高手,被恒家的人击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