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5章 席太太,别动

  自称为路人的那个男人坐在了最后的卡座,那个位置很隐秘,不会让人太过注意。

  我也只当一个客人便没有再在意,半个小时之后席湛来接我了,我和季暖道别后便出了门,走近瞧见尹助理下了车为我开门。

  他客套的喊着,“席太太请。”

  我笑了笑道:“不必这么客气。”

  他回应,“应当的。”

  我坐上去发现席湛的面色很冰冷,我握住他的手掌问他,“你见了什么老朋友?季暖说蓝殇也见了老朋友,该不会是同一人吧?”

  席湛转移话题道:“一个很久未见的朋友而已,我以为这辈子不会再见到他……”

  能被席湛称为朋友的也不简单。

  我握紧他的手掌,“我们回家吧。”

  回到家后的席湛神情并不轻松,快睡觉时他突然告诉我道:“陈深已经隐退了。”

  “隐退是什么意思?”

  “他手中的权势被人夺了。”

  陈深手中的权势怎么可能被人这么轻而易举的夺走,似乎知道我的疑问,席湛默了默为我解答道:“算是他心甘情愿给予的。”

  陈深将手中的权势心甘情愿的给了另一个人然后自己隐退,怎么让我心里感到一丝慌乱,而且席湛还特意告诉了我这件事!

  我问席湛,“那个人是仇人吗?”78中文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m.yjvae.com/

  “那个人具有毁灭性人格。”

  ……

  临近半夜的时候商微给我打了电话,我迷迷糊糊的接通听见他烦躁道:“我临时有点事需要飞一趟德国,后天再过来找你。”

  他不过来找我最好。

  我回道:“嗯,注意安全。”

  他笑问:“你关心我?”

  这是我母亲留给我的麻烦。

  “商微,你别惹事就成。”

  我对他最大的希望就是别惹是生非。

  “嗯,暂时没有兴趣。”

  商微挂断电话后我迷迷糊糊的伸手想抱着席湛的腰继续睡,发现身侧冰冷一片!

  席湛并未在床上。

  我起床开灯也没在房间里瞧见他。

  我穿上一件风衣逛了二楼,没见人。

  我又下楼没在客厅里看见他,只见时骋。

  我奇怪的问:“你怎么还不睡?”

  “心里想着事,睡不着。”

  他心底烦忧很正常。

  我叹息问:“见着席湛了吗?”

  “出去二十分钟了,就在门口。”

  我打开别墅的门出去走到铁门口,打开铁门出去瞧见易徵,他开来一辆黑色跑车,身子正微微倚靠在车头的,神色满脸凝固。78中文最快 手机端:https:/www.yjvae.com/

  而他的对面是席湛。

  我探出头问:“你们有事要商议?”

  易徵直起身子笑说:“一点小事,路过这儿来找二哥谈谈心,二嫂怎么还没睡?”

  “睡了,刚醒没见着你二哥。”

  闻言易徵打趣席湛道:“二哥现在是不一样了,是有家庭的人,家里可有人惦记着,离开这儿一小会儿的时间二嫂都找过来了。”

  席湛睥睨他一眼,“还有事?”

  易徵赶紧摆手,“没啦!不过我想私下和二嫂谈一谈,二哥给不给我这个机会?”

  闻言席湛转身向我点点下巴进了别墅,夜里的风很凉,我裹紧衣服问:“什么事?”

  “欢欢还在茶馆待着。”

  易徵第一次向我提起易冷。

  他从兜里取出一支烟点燃道:“她如今不怎么理我,她的确有不理我的理由,我可以谅解,但她不可以任性的黏着赫冥,所以我想让二嫂帮我多劝劝!毕竟你们都是女孩子,又都在一个茶馆,她听你的话胜过我。”

  我无奈问:“这个我怎么劝?”

  我和易冷是真的不熟。

  她顶多算我和季暖的员工。

  “有机会二嫂和她聊聊吧,多在她面前帮我刷点好感,我这边快离婚了。”

  我笑着问他,“你凭什么觉得易冷会嫁给你?她白天还让我给她介绍男朋友,说想谈个恋爱,但我没有适龄的男孩子介绍给她。”

  易徵抽烟的手一顿,“她这样说的?”

  我说出我的想法道:“易徵,我心里感觉她迫切的想找个另一半摆脱你。”

  他面色阴沉,“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无法掌控一个人的心。”

  “我不太清楚你们之间的事,有机会我再和她聊聊吧!天晚了,你早点回家休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