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 一个路人

  小五这个案子的结果显而易见。

  “被遣返,终生不得入国。”

  我妈叹口气道:“再也没有任何人帮她入境,因为你哥哥也给我下了最后通牒。”

  这个结果是我和宋亦然都想看见的

  算是解决了一件心头之事。

  但楚行给我妈下什么通牒?

  “哥哥说了什么?”

  “他说他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违背原则去帮助小五,他说这会让他惹上麻烦,不值当!他觉得小五不值当让他冒险做这些,让我也不要再管,我昨晚仔细的想了想,你和楚行并非是薄凉之人,但你们都让我别管小五这个事,其中一定发生了什么,但你们不愿意告诉我肯定是因为那事让我难以承受。你们是我仅有的两个儿女,我明白你们是为我着想的,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再打听!因为我也怕我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会痛苦不堪,我现在这个年龄经不住折腾,只想安安稳稳的享受晚年,身边能多几个小孩更是好的!”

  我妈终于想开了这事。

  我陪她待了一会儿随着助理离开,在车上他向我汇报道:“小五后天遣返回瑞士。”

  我好奇问:“怎么这么快?”

  “席先生插手了,他吩咐的。”

  原来是席湛……

  他不让我插手他自己倒插手了!

  他总是在我身后沉默不语的帮我解决一些糟糕让我为难的事,而且从不让我知晓。

  “嗯,小五这事解决就只剩下阮戚。”我吩咐助理道:“让他们折腾,到了实在解决不了的地步你让谈温把人捞出来扔给赫冥。”

  “嗯,我会转告谈负责人。”

  谈温是席家总的负责人。

  相当于席魏在我父亲身侧的地位。

  我一直想扶持助理的,但现在仔细想想还是谈温合适,他是桐城人,了解席家,能很快的给我反馈,而助理的根在梧城,他适合打理这边的事,两人倒很适合分工合作。

  只是谈温毕竟是总负责人。

  倒也无妨,后面有助理的位置。

  我和助理回了别墅没有见着席湛。我好奇的问时骋,“你今天看见席湛了吗?”

  “嗯,刚刚出门了。”

  席湛怎么突然出门了?!

  我取出手机给他发消息,不过一直都没有回我,像是回到了曾经那种失联的状态。

  恰巧这时季暖给我打了电话,她在电话里无助的问我,“蓝殇没有回冰岛,可是他骗我……这是我第一次见他骗我,我心里……”

  季暖终究还是发现了蓝公子撒谎。

  我赶紧安抚他,“你别胡思乱想,说不定他有事临时没离开,但又不方便告诉你。”

  “笙儿,他是不是嫌弃我?”

  季暖问了一个致命的问题。

  我察觉到她现在需要人陪伴。

  我问她,“你在哪儿?”ァ78中文~ωωω.7~8z~w.còм
  “海边。”

  我匆匆的赶到海边时瞧见季暖正迎着海风,我走近时瞧见她神情自若,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我心底猛的想起一句话。

  哀莫大于心死。

  季暖是不是又在胡思乱想什么?

  我过去问她,“怎么跑这儿来了?”

  “蓝殇离开前说要回冰岛处理一些事,我信了,因为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他,一直打心底信任着他。”顿了顿,季暖又有些无措的语气问:“我这是做什么呢?蓝公子又从没说爱我,我怎么突然在这儿莫名的绑着他了?”

  说出爱之后季暖怔了怔,“爱?我在想什么?笙儿,我是不是有点得寸进尺?抱歉!我不会再胡思乱想了,我们回茶馆吧。”

  季暖自言自语了一阵,我抿了抿唇不知道该说什么,毕竟是蓝公子先骗季暖在先。

  而且季暖说的对,蓝公子没说爱她。

  没说爱,她就无法捆绑他。

  不过现在的季暖语气很彷徨。

  似乎还不清楚自己的感情。

  我清楚自己安慰不了她什么,有些事必须要蓝公子才能解决,所以说了句没事之后便随着她回了茶馆,到茶馆后瞧见易冷没在茶馆里,随后没多久被一辆豪车送回门店。

  我透过窗户望出去瞧见司机是易徵。

  唉,嘴上说着不原谅。

  其实心里最是渴望。

  毕竟那是自己一直暗恋着的人。

  其实在暗恋这场游戏中,谁的心意先被察觉谁就是输家,很显然易冷就是输家。

  不过这是前期而已。

  至少现在祈求复合的人是易徵。

  我叹口气,易冷推开门进来就见我一脸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