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 愚蠢至极

  “还好,不怎么回忆,只是有时候会提到一些,毕竟是……其实现在想起来那些往事一直觉得神奇,对,神奇!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现在的,有点踩在云端的感觉,不然怎么会成为席太太?席太太耶,席湛的席太太,席湛是谁?长的不可方物,而且权势滔天,又如此的温柔待人,我至今都不敢想象自己能被他看上!二哥,你说我是不是走了狗屎运啊,不然哪儿能遇见你啊,我真是三生有幸啊!”

  这番话哄的席湛忍不住的笑出声,“净会拿好听的话哄我,你以为这样就能放过你了?私下就算了,你和季暖两个刚刚讨论曾经的那副表情我还历历在目呢!季暖还一副追思的模样,蓝殇不生气都很难。”

  我忐忑的问席湛,“我什么表情?”

  “重要吗?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你们两个女人,唉,真是笨呐,连我们在身侧的这个事都给忘了,私下肯定聊的更过。”

  席湛第一次用这种无奈的语气跟我说话,不过我和季暖私下没怎么聊,但毕竟是闺蜜,会聊一些床上的事,不过不能让席湛知道,见我一副沉思的模样,席湛突然了然的问:“你们两个是不是还聊我们?”

  我受了惊吓似的问:“什么?”

  席湛会洞察人心,他拧眉说道:“席太太你是不是和季暖聊过我们在床上的事?席太太不必否认,你的眼神出卖了你。”

  我的确聊过,不过是很久之前的事。

  而且聊的并不怎么多,当然我肯定不能承认,索性反问他,“二哥瞎说什么呢?”

  席湛已经猜到了答案,他便没有再为难我,而是腾出一只手掌揉了揉我的脑袋,低声吩咐道:“我们回家吧,你和小狮子穿的都单薄,不能在外面待的太久。”

  回到家后哄着允儿睡着了我就拉着席湛在床上折腾,或许是因为我今晚特别主动,席湛的情绪很愉悦,睡前还陪我聊了半天,期间他提到了他的亲生父亲……

  是的,席湛知晓谁是他的亲生父亲。

  我问过他,“是谁?”

  他轻笑道:“无关紧要的一个人,在很多年前就消失了,是母亲将他送到了海外隐居,这么多年他从未在国内出现过。”

  也就是说甘霜一直都清楚席湛的亲生父亲是谁,但我还是忍不住问他,“你查到了他的下落对吗?你还是在意……”

  席湛否认道:“我并不在意,我调查这件事只是希望事事能掌握在自己手中。”

  这个挺符合席湛做事的风格!

  顿了顿他再次向我道:“真的是很无关紧要的一个人,这辈子我们都不会相见。”

  见他这样说我便没有再胡思乱想。

  清晨我醒来时席湛都已经离开了,我推开窗户瞧见季暖已经起了床在院子里堆雪人,身边围着的是那两条德国牧羊犬。

  我出声问她,“蓝公子走了吗?”

  “嗯,刚刚才随席湛一起离开的!我方才知道蓝殇一直有分公司在芬兰,还有我刚听荆曳说商微一直都在芬兰待着的。”

  我看向楼下守着的荆曳,“陈深呢?”

  “陈深在丹麦呢。”

  陈深怎么又跑去了丹麦。

  我穿好衣服下楼站在院子里和季暖聊着天,聊的都是和陈深有关的,我还特意让荆曳进别墅带孩子呢,所以院子里只有我们两个人,聊天也就不用太顾忌什么。

  季暖如实道:“陈深要的很简单,就是我去见他,他现在正在丹麦,我猜他会偷偷入芬兰的!唉,主要是因为昨晚那事……他现在迫不及待的想抓住我折磨我!”

  陈深肯定不会这么轻易的善罢甘休!

  我叮嘱季暖道:“千万别乱跑。”

  “放心,我现在很怕他。”

  季暖说,她很怕陈深。

  可曾经几时她最信赖的人便是陈深。

  我突然想起我和季暖被商微绑架的那次,陈深对季暖的担忧是那么的明显。

  而那个男人也百般周全的护着她。

  那时候多好啊,可曾经永远是曾经。

  我们再也回不去的曾经。

  “我先去洗漱,待会见。”

  季暖堆的这个雪人都成型了,她站起身摆摆手道:“我不行了,我要去补觉。”

  我诧异问:“昨晚折腾了一晚?”

  季暖面色一红,“净瞎猜。”

  “瞧你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模样。”

  季暖笑笑飞快的离开回了别墅,而我也回了房间,没一会儿荆曳给我拿了一封信。

  信上面的时间是一年前的。

  而且只有三个字:致时笙。ァ78中文~ωωω.7~8z~w.còм
  我问他,“谁的?”

  “不太清楚,谈负责人刚派人送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