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答应我三件事

  “嗯,满足你的心愿。”

  席湛说满足你的心愿。

  这几个字让我想起我曾经想吻他的时候,那时我和他还没有过任何亲密的行为;那时顾霆琛刚“去世”四个月;那时我都未曾发现自己喜欢他;那时他亦只拿我当成是他的亲人。

  而我却受不住他的诱惑想悄悄地亲吻于他,在还未得逞的情况下他突然睁开了眼睛。

  很清明的一双眼,在月光倾泄下显得异常的冷酷,像是装着万座寒峰,令人徒升寒惧。

  他问我,“允儿想吻我。”

  还有,“那你知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我清楚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我和他中间的那层膜彻底的捅开。

  我不再是爱着顾霆琛的时笙。

  而他不再只是单纯意义上的二哥。

  好在,我们现在相爱。

  见我一直出神,席湛细细的反复的摩擦着我的脸颊,声音低问“允儿在想什么呢?”

  我如实道“想第一次吻你的时候。”

  他挑眉,“嗯?”

  “在艾斯堡的别墅。”我说。

  他纠正我,“错了。”

  我问他,“哪里错了?”

  “应该是在河里。”

  席湛说的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他被人追击时,那个吻在冰冷刺骨的河里,再加上我意识模糊,一点儿印象都没有,所以那个吻不算。

  我否认道“不算,我没记忆。”

  闻言席湛勾唇,“狡辩。”

  我霸道道“我说不算便不算。”

  “可是允儿,我记得。”

  他的声音很柔,我快腻死在里面。

  我搂紧他的腰霸道的提着要求道“你要算也行,那等我们回梧城你要陪我做三件事。”

  他鼻音淡淡的嗯了一声。

  我抱怨问他,“你怎么不问我哪三件事?”

  “你要做的事,皆可。”他道。

  我“……”

  与席湛聊天最为无趣,也最为令人致命,这个男人在无形之中的情话令我山崩地裂。

  无奈的同时又不忍心责怪他。

  见我没在说话,席湛光滑的下巴蹭了蹭我的脸颊,嗓音疑惑的询问“怎么不说话了?”

  “你都不问我哪三件事。”

  他耐心问“何事?”

  白色大床的周围是我平常从未见过的花丛,我嗅了嗅清香道“很寻常的三件事。”

  席湛“……”

  要是曾经见我这样卖关子他铁定不会理我,现在却耐心的问我,“哪三件事?”

  “陪我看场电影,请我闺蜜吃顿饭。”

  我从未和自己的爱人看过电影。

  也没有将他介绍到我的朋友圈。

  他追问“还有件事呢?”

  “随我回时家别墅陪爸妈吃顿饭。”

  我妈已经对他不去看望孩子的事心生不满,而我不希望我妈对他有什么意见。

  而且我的这三件事再寻常不过。

  “嗯,如你所愿。”

  他这是答应了我。

  我侧过脸亲了亲他的下巴,男人眸色沉了沉,忽而说了一句,“我们之间屈指可数。”

  我不解问“什么屈指可数?”

  他淡淡道“不知羞耻

  的事。”

  他提起不知羞耻我就想到了我方才在厨房里怼他的话,席湛说的是我们之间的次数屈指可数。

  的确,我们之间的次数屈指可数。

  但子宫癌手术后三个月都不能同房。

  席湛得忍三个月。

  我又如何将这三个月对付过去?

  何况他现在的意思是想要……

  我突然觉得他去欧洲未尝不好。

  我装傻故作疲倦道“我想睡了。”

  席湛搂紧我沉默不语,或许是因为他的气息在侧我没多久便睡着了,醒来已是清晨。

  席湛没有在房间里,我起身光着脚下楼去找他,在一楼大厅瞧见他正在和尹助理聊事。

  见我下楼,尹助理客套的喊道“时小姐。”

  我点点头问“姜忱呢?”

  “姜助理还在昏睡呢。”

  我惊讶问“他昨晚喝酒了?”

  一般外出助理是不会喝酒的。

  除非我逼他放松。

  尹助理摇了摇头笑说“昨晚姜助理走路没看路摔到了河里,结果受了寒,昨晚还去了医院,回到庄园太晚,此时还在昏昏欲睡。”

  我关怀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