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莫家的刁难

  谭央和我从酒店逛到了附近的夜市,她饿了要吃路边的烧烤,我坐下看见她挑选了很多菜,我疑惑问她,“我们两个吃的完吗?”

  她背对着回我,“你给暖儿姐打个电话喊她过来一起吃,她挺能喝酒的,待会不醉不休。”

  我膈应她道:“我记得某人一杯倒。”

  谭央抱怨我道:“你竟然小瞧我。”

  我笑而不语,取出手机给季暖发了微信,她很快回我说:“抱歉,陈深来找我了。”

  我:“……”

  瞧不出来陈深还挺黏人的。

  季暖前脚刚到南京他后脚就追过来了。

  突然之间我想席湛了。

  他离开我有段时间了。

  这段时间的相思之苦令人难熬。

  我握着手机给席湛发了一条晚安,他那边没有回我,我继续发道:“二哥睡了么?”

  没一会儿他回我,“嗯?”78中文首发 www.yjvae.com m.yjvae.com

  他这意思是问我有什么事。

  他这人连起码的寒暄都没有。

  我没有再理他,谭央选好了菜过来坐在我身旁,我盯着她要的这瓶啤酒问:“别醉了,待会我可把你扛不回酒店,那我只能找顾澜之来接你回酒店,到时我可不清楚会发生什么事。”

  谭央神情无畏的回我,“顾澜之是典型的正人君子,倘若要真发生什么事也早就该发生了!他那人保守,除了他的新婚妻子,估计他对谁都不会越距,你能指望他做些什么事?”

  我听出画外音,八卦的问:“意思是你希望发生点什么?”

  谭央白我一眼,“我有说吗?”

  我诚恳道:“你给我传达的是这种意思。”

  “时笙你老不正经。”

  我:“……”

  我老了么?

  突然之间我很受伤,见我神色暗淡谭央安抚我说:“只是打个比喻,你还年轻着呢。”

  “你这小孩戳人心窝。”

  她发在桌上的手机突然亮了,我看见备注为死乞白赖的发了消息,“谭央,待会见。”

  死乞白赖……

  我了然问:“顾澜之?”

  “他一直死乞白赖的缠着我,真以为我相信每次见面都是偶然的,当我三岁小孩吧?”

  “那你为何还陪他玩这种游戏?”

  似乎问到心坎上,谭央目光闪了闪。

  谭央终究没喝醉,但步伐也颇为凌乱,我扶着她回了房间就去隔壁找了郁落落。

  我敲门,她打开门率先道:“时笙姐,我给医生解释了,他已经了解了真相不会误会的。”

  我迟疑问:“真相是什么?”

  郁落落咬了咬涂着口红的唇瓣,轻声解释道:“他碰过我,只是那晚他喝醉了,我一直都没有来得及给他解释,想着明天再告诉他。”ァ78中文~ωωω.7~8z~w.còм
  原来郁落落是想给医生一个惊喜。

  而我打断了她这个惊喜。

  我愧疚道:“抱歉,落落。”

  “我知道时笙姐是希望我幸福。”

  她忽而伸手将我搂在怀里,感怀的说道:“我从没想过我会是我们中间最早结婚的,因为曾经的我那般笃定哥哥,可现在……时笙姐,我遇见了医生,我甘愿和他过一辈子。”

  ……

  清晨我醒的很早,郁落落的母亲也从小镇赶了过来,她看见我神色微怔道:“笙儿。”

  我客气喊着,“伯母。”

  她温润的点点头道:“谢谢你。”

  我微笑,这时郁落落已经换好了婚纱。

  屋子里有很多人,不知是谁认出了我,她指着我说:“你是网络上闹过热搜的那个时笙?你一个离过婚的人怎么能给落落做伴娘呢?”

  对啊,我离过婚怎么能给人做伴娘呢?

  我之前并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郁落落也并不是不清楚。

  只是她仍旧选择邀请我,所以我便成全她,没想到现在被人当面指出来!!

  因为是郁落落的大婚,我懒得跟她争执索性沉默不语,郁落落却替我觉得委屈,她放下手中的口红一脸冷意的说道:“时笙姐离过婚没错,但她现在是单身,怎么就不能做伴娘?”

  那女孩固执道:“不吉利。”

  郁落落强势道:“我说吉利就吉利。”

  “你别以为你家世优越就能欺负我们莫家,我这就给小婶婶说去,看你到时怎么办!”

  原来她是医生那边的亲戚。

  她离开了房间,我安抚郁落落说:“她说的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