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故地重游

    东方刚现出一丝鱼肚白,整个皇宫一片宁静,只是偶尔传出几声早起的飞鸟鸣叫。

    偏殿外,一团黑气忽然一晃,现出那异族女人的身形,然后,那异族女人身体一转,又变回了茹丹夫人的模样。

    茹丹夫人知道这时候,在这偏殿中一定是没有人的,她掀开锦帷,径直走了进去。

    用优美的姿势脱下身上的轻纱薄裙,然后将自己绝美的身体陷入这浴池中温热的泉水。茹丹夫人轻舒了一口气,惬意的闭上了眼睛。

    昨晚前去察探的结果并不算太满意,在客栈二楼自己都看了,没有见到白天曾见过的褐衫之人,但是二楼的几个空下的客房显然也有住过人的痕迹,也许在自己到来之前,那些穿着褐衫的人就已经离开了。至于那些褐衫之人究竟是不是会对吾族不利的人,自然也就无从而知了。

    当然,也不是全无收获,至少,自己昨天进了一个关外贩马商的房间,那家伙把自己当成了妓女,也罢,正有些不快,正好拿他消遣。

    茹丹夫人忍受着那男人身上扑鼻的酒气和体臭,和他折腾了好几回,虽然不是很美妙,但这种感觉却有些刺激,不必像过去那样,总是陪着笑脸,小心翼翼的侍奉着独目的人君。就这样,茹丹夫人直到清晨的时候才离开客栈回到这里,并且,在离开的时候,真的像妓女一样,向那个贩马商索取了自己的报酬。只不过,这个报酬不是金钱,而是他的精气和脑髓。

    直到现在,茹丹夫人还能想起,昨晚那贩马商剥光了她的衣衫,然后流着口水,喘着粗气,眼睛里发着亮光的模样。是的,那个贩马商怎么会想到,这异族服饰包裹下的女人会是如此的旷美绝艳?像他这样的鄙俗之人,是没有福气消受这样的美女的,不过既然受用过了,付出颅开脑穿的代价也不枉了。

    茹丹夫人轻轻用温泉池水在娇嫩白皙的身体上洗濯,还在不住的胡思乱想,直到一个轻柔却又带着点清冷的声音出现。

    “昨晚,你去了哪里?”

    这是千里生的声音,茹丹夫人从心里涌出一股笑意,却强止着不让自己望向他所在的方向,故意用一种若无其事的语气说道:“去查看伏魔之士的踪迹。不过,并没有什么发现,也许是一场虚惊。”

    “就算是去查看,需要一个晚上的时间?”

    茹丹夫人语调顿了顿,才道:“我在宫外正好又散了会儿心,所以回来晚了。”

    千里生竹履的声音有节奏的从她身后直传到她的面前,茹丹夫人眼中带着盈盈的暖意,看着站在浴池边,一袭白袍,潇洒俊逸的千里生。

    “锁妖之术的事查出来了?”茹丹夫人问道,无论什么时候,千里生总是这样淡然若定的神色,所以想从表情上看出端倪不大可能。

    千里生没有说话,只是略略弯腰,对着茹丹夫人的方向长长吸了口气。

    茹丹夫人现出媚笑,她知道千里生在做什么,事实上,她正想让千里生发现这事,以此来表达一下自己的情绪。

    果然,千里生吸气之后,才用深邃的眼神直视着茹丹夫人的双眸:“你的身上有酒味,男人的味道,还有那种牲畜和油烟混合的味道,你的气血有所补益,你昨晚和别的男人交媾了。”

    茹丹夫人毫不在意的将头枕在浴池的池边:“是的,我身上现在都是那个蠢男人的味道,他的舌头几乎把我的身体给舔了个遍,嘻嘻,像小狗一样,感觉真好。不过,这种事情,那个人君可从来不会去做。”茹丹夫人对视千里生的眼神发出炽热的光芒,轻轻咬了下嘴唇,又补充道:“……你也不会。”

    千里生的表情没有因茹丹夫人隐含挑逗的话语而有丝毫变化,只是凝视了茹丹夫人很久,才缓缓说道:“你是想告诉我,你其实对人君已经产生了厌倦?”

    茹丹夫人不为人察的轻叹一声,然后又开始将池水抹到肌肤如玉的身体上:“说不上厌倦,就像我陪他睡觉一样,不过是为了接近和笼络他的手段。如果按照我自己的喜好,你知道,我更愿意去陪谁。”

    千里生缓缓踱步,走到了茹丹夫人身边,蹲了下来,从浴池中抄了一把池水,轻轻浇濯到茹丹夫人肩上,然后替她抹匀。在千里生做这些动作的时候,茹丹夫人在池水中的身体一直僵着,一动也不动。忽然,转过头,在千里生还在自己香肩轻抹的手上亲了下去,然后,开始用丁香小舌不住舔舐千里生的手上肌肤,口中呢喃有声。

    千里生并没有给出回应,而是轻轻抽回了手,茹丹夫人一怔,却也没再说什么,只是将头转了回去。

    “把身体洗的干净些,把那些肮脏的气味都洗掉,起身的时候多用些香料和花汁,我要你在人君醒来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