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衔云掩空

    鹤羽门衔云子,千里生抬眼看着眼前的中年男子,英俊的脸庞,潇洒的气度,即便被自己的分身掌住脉门,他仍不失从容雅逸,还一直保持着微笑,自始至终,千里生都没有嗅察到他身上有什么恐慌畏惧的味道。

    千里生掠过一丝不为人觉的笑意,对衔云子拱手为揖:“久仰,都说不休山炼气士有三大宗师,一为孤山傲客岳独峰;一为气贯长虹许贯虹;还有就是阁下了,衔云掩空单意云。今日一见,大慰平生。”虻山妖魔与鹤羽门炼气士多年交斗,因此千里生对鹤羽门的内里情势倒也很是了解。

    “骐骥千里生,足下也是名不虚传,预机在先,倒反将我擒住,佩服佩服。”衔云子不咸不淡的回敬了一句。

    “因为你轻敌了。”千里生安坐于前,语气越发轻松。“以你的修为,即便我事先识破你计谋,只要你警慎为意,而不是对我们不屑一顾,就不会被我所擒,而且能很快发现我的尸解之法。”

    “你说的很对,我承认我犯了这个错误。”

    “不休山炼气士,术法高深,可就是有个通病,那就是心高气傲,这样很容易为敌所趁的。”千里生竟然还像好友般向衔云子发出规劝。

    衔云子不知千里生究竟转的什么念头,礼貌的点点头:“足下所言极是,单某一谢,这心高气傲的性子是该改改。”

    “而且,我不知道你的自信还有你对我的不屑一顾究竟缘何而来?我承认你的修为,所以我对敌你时绝不会有半分懈怠和托大,可你呢?却从一开始就是胜券在握的悠然自得,好像我们之间的实力是天差地远一样。”

    不等衔云子说话,千里生又将手一摆:“如果这些是因为那年的洛水之战,那么我告诉你,你的想法就大错特错了。”

    衔云子脸色一变,自己的想法竟然被他说中,强笑道:“愿闻其详。”

    “那年洛水之战,你们三大宗师之一的孤山傲客和我们虻山三俊之一的大力将军交手,结果大力不敌你们那孤山傲客,以致被他所伤,这件事你们伏魔道一直津津乐道吧。”

    三年前洛水之滨,孤山先生以无上修为,在百招之内击伤虻山大力将军,伏魔道称叹之余,却也因此对妖魔中顶级高手的实力有了一个评判标准,那就是虻山三俊这样的最强的妖魔和人间伏魔道的宗师人物大致相当,只要发挥得当,伏魔宗师对阵顶级妖魔也是大有胜机的,衔云子听此刻千里生旧事重提,却知道他所要说的并不是这些,便静静的听千里生继续说下去。

    “你与孤山傲客齐名,我却与大力将军齐名,齐名的意思在你们看来就是实力也在伯仲之间。不错,单以术法修为而论,我甚至还未必能及得上我们虻山的守护神大力将军。所以,你觉得既然孤山傲客能胜过大力将军,那么你也一定能胜过我喽?而且你有预谋于先,自以为以有备而击我无备,自然更是手到擒来了,对不对?”

    千里生语带揶揄的反问,却把衔云子心中所想尽数说出,衔云子震惊之下,只得苦笑:“我确实是这么想的,现在看来,我犯了个错误。”

    “是大错特错!”千里生强调,“你们这些宗师人物,实力确实不俗,可是以那次的战果来品判我虻山三俊的能为可就失之偏颇了。你以为大力将军为什么会败给孤山傲客?那是因为他喜好人间武艺,在那次偏偏就是不用本身修炼的虻山之术,而用新学的武技与孤山傲客对敌,那孤山傲客可不管这许多,什么招数都用上了,又是飞剑,又是什么凝气窒空的,大力将军一个托大,以致被那孤山傲客所伤。你们伏魔道却还当真了,真以为大力将军逊于孤山傲客么?”

    衔云子暗自心惊,正是因为当年洛水之战使他做出了对虻山三俊实力的判断,所以这次潜入长安他所谋甚远,是想一举剿除长安城中所有的虻山妖魔的,哪里想到洛水之战的内情竟是这样,现在看来,是对形势和对方实力产生了重大的误判,所有图谋都要更加谨慎行事了。

    争取全身而退,再做周旋。衔云子毕竟是一代宗师,他已经迅速调整了计划,更全神贯注,要找寻千里生露出的破绽,迅速从他的掌控中脱身出来。

    千里生越说越有精神:“那么我告诉你,只要大力将军运用虻山修为之能,在五十招内,必能取孤山傲客的首级,你信不信?哦,信不信的其实也无从验证了,那个孤山傲客,已经在上月间死了吧?”

    衔云子双眉一轩:“孤山师伯一生伏魔为念,力挫鬼族图谋,大败鬼将,虽死而无恨!”落霞山紫菡院的事情在这一月间已经遍传伏魔道,衔云子早听服丧而归的师字门吕师楚说了此中详细,悲痛之下,才有了这次潜入长安的谋划,一是正好两岁相交,宫中妖魔疏于防范,得以其便而入,二是所修化气念力之法已然大成,正要多除些妖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