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李家的剑

    从室长办公室回到自己的座位。

    李皓看了一眼桌上的日历,1730年7月12日。

    “快一年了!”

    低声呢喃一句。

    对面,陈娜好奇道:“什么快一年了?”

    李皓笑了笑,解释道:“我说我加入巡检司快一年了。”

    “哦,你记性真好。”

    陈娜没再关注,谁记得这个,又没什么意义。

    李皓也没多说。

    他记得!

    记得很清楚!

    1729年8月1日,他加入了巡检司。

    而就在几天前,7月23日,事发后第二天,李皓选择了退学,很快,李皓就加入了巡检司。

    1729年7月22日,银城古院发生一起自焚案。

    古院二级学员张远,在寝室外人体自焚,活活被烧死。

    为了不影响银城古院的声誉,以及巡检司查验之后,的确是意外导致,此事的消息被封锁,极少有人知道银城古院死了一个学员。

    当然,没闹大还有一点,张远父母双亡,家里也没什么亲戚,也没什么苦主,所以事情很快就被压下来了。

    事后,李皓退学,他的导师也猜测和张远有关,据说李皓和张远关系不错。

    “张远!”

    心中默念一声,距离小远死亡快一年了。

    脑海中再次浮现出当日那一幕。

    红色的血影,好像攥住了小远的灵魂,血红的火焰燃烧小远的灵魂,痛苦、挣扎、崩溃,种种情绪,其他人没看到,李皓却是仿佛看的一清二楚。

    他想上前阻拦,可是,那一刻,小远嘴巴不断张合,在那样极端的痛苦下,无法发出任何声音的情况下,他嘴巴一直在动。

    其他人也许觉得是哀嚎,唯独李皓知道,不是。

    “逃!”

    是的,那是让自己逃。

    李皓太熟悉张远了!

    让自己不要靠近,让自己逃走。

    张远没有死在寝室,他死的时候,甚至只穿了一件内裤,看起来可笑,可李皓从不觉得可笑。

    张远死的时候,应该已经准备入睡了,可他却是在痛苦无比的情况下,逃出了寝室,他迈步要走的方向,是李皓的寝室!

    他无法发出声音,几乎是以最大的毅力,敲碎一块瓷砖,这才在那个夜深人静的时候,引起了不小的动静,不少人出门查看,包括李皓。

    张远是在求救吗?

    外人觉得是如此,李皓觉得……不是。

    他是在跟自己示警,张远从寝室逃离出来,闹出动静,引出了李皓,最后无声地说了一个“逃”,这不是向李皓求救,而是让他逃走。

    “14年。”

    李皓心中又喃喃一声。

    他和张远认识了14年,并非其他人想象中的只是两年同窗,他们认识14年,从小到大的同学,或者说死党?

    只是两人都是沉默寡言的人,男人之间的友谊,也无需总是挂在嘴边。

    一如张远,死亡前的一刻,以极其强悍的意志力,挣扎逃出来,只为了向李皓传递一个信息,逃走!

    张远自焚案,最终被压下,无声无息。

    李皓这位知交好友,自然也没几人会去深查什么。

    “小远让我逃,到底是因为他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或者单纯的恐惧害怕?又或者……小远知道,血影的下一个目标是我?”

    这也是一年来,李皓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他无法想象张远承受了多大的痛苦,那一刻,却依旧向自己示警,李皓觉得并不简单,也许……血影的下一个目标就是自己!

    “六个人,加上我,也许是七个人,我们这些人,到底有什么共同点?”

    “跨度十年,时间越来越快,若是算上我,七个人,除了我和张远,都没什么相关的地方,是随机目标,还是有明确的目标性?”

    李皓轻轻揉着额头,翻看了面前的文件,这是六个人的所有档案,也是他一年来通过各种渠道去收集到的一些线索。

    距离第一人死亡已经十年,在这之前也许还有,也许没有,李皓无从得知。

    时间跨度十年,很多东西其实很难去查询了。

    “性别?年龄?职业?身份?共同的联系人?”

    眼前的文件,李皓已经翻看了很多次,常规意义上的共同点,李皓一直没有发现过,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