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黑衣组织的新成员

>
  顿了顿,“经过观察,我发现了一个细节。刚开始只是有点纳闷,想不到最后成了掩饰罪行的决定性证据!”

  “呃?”奈良正茂疑问了。

  “在观察柴田先生尸体时,我发现他面目慈祥,并没有慌乱神情。一个快被杀害的人是不可能如此镇定自若的。这就证明了他早就知道会遭杀害。再看看那绑在身上的尼龙绳……你想一想,如果是犯人绑架了他,绑绳的方向应该是朝向他的正面,而事实却不是这么一回事,绑绳的方向却是靠朝向犯人反方向的!”

  “什么!绑绳的方向……”奈良正茂心头不禁一震。

  “绑绳的方向朝向犯人反方向,只能证明,绳子是他自己绑在身上的!”柯南加大嗓音道。

  “至于你和柴田先生之间,以及他为什么要自己绑架自己的事,恐怕只有你一个人说得清楚了。”

  “你到底是何方神圣?”奈良正茂理清情绪,重新舒整心情道。

  “江户川柯南,是个侦探。”

  “哼,难怪说事情会有转机,原来是你这小子搞的鬼。”奈良正茂说着,脱下了西装,“那时候,我接到上面组织的指示,秘密接收了杀死柴田汇二的命令。上午9:00,我敲开柴田汇二(370)房间……

  “柴田,你应该认识我吧!”

  “啊,你是黑衣组织里的人,这我早就知道了。也许今日来就是要我的这条老命吧!”柴田先生道。

  “哼,没办法,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也是被*无奈啊!”奈良正茂道。

  “这我知道,从我对组织失去利益作用的时候开始,我就知道自己一定活不长了……你一枪打死我吧!”柴田先生似乎有所觉悟。

  “哼,想不到黑衣组织里的人还有像你这样的,的确有先见之明。”

  “哼,黑衣组织本身就是杀人蝙蝠,把你的血吸干之后也就不会继续让你生存下去。你也一样,迟早有一天也会有我这样的下场,”笑了笑,“算了,说了这么多,没有什么用。我只想在临死前求你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奈良正茂疑问道。

  “装有组织的间谍名单的记忆卡,你应该知道吧?我想组织交给你的任务就是想从我身上拿到这种东西。”

  “可见这种东西对于组织是多么重要,我想,就算你完成了任务也无法逃脱被杀的命运。他们是不会放过你的。”柴田汇二道。

  “你究竟想说什么?”

  “我想跟你做个交易,”沉默了一会,“放心,不会让你吃亏的。”

  “什么交易?”

  “把组织的记忆卡内容拷贝出来,复制成两份。一份交给组织,一份待情况而定它的去留,这可是打倒组织的一大工具啊!电脑就在这里,你放心,我不会为难你,我会自己了断自己。”

  ……

  “于是你便带着那两盘记忆卡,匆匆出来了,是不是。”柯南道,“你是不是以为你走后柴田先生便自行了断了。”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哼,你可记得犯罪现场,柴田先生是被绑在电脑桌旁,手脚束缚,”柯南道,“一个手脚束缚的人怎么可能自行了断,你可记得凶器可是手枪啊!”

  “你是说,那个时候屋内有人!”奈良正茂惊呆了。

  “呃,就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