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黑衣组织的新成员

柯南凝目看着在场的三个嫌疑人,暗暗揣摩。他们的表情,他们的动作,似乎都充满破绽。奈良正茂,日向宁登,桑岛瑞天,按直觉、以视觉角度上看,凶手绝对是这当中的一个。回望倒在血泊中的那一具无声的尸体,理清脉络,暗暗回忆,“奈良正茂说在上午8:00,9:00曾经来到过这个房间,日向宁登8:30来到宾馆,8:41给柴田汇二发了一封短信,过五、六分钟,也就是47分左右,还给他打了一个电话。而桑岛瑞天说是8:15来到这里。想一想,这三者之间结合紧密,没有丝毫空隙,似乎天衣无缝。殊不知,其实漏洞百出,”又想,“可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

  “警官,我是绝对不可能杀人的。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桑岛先生有点按捺不住。

  “是啊,是啊。”奈良正茂和日向宁登也开口了。

  听见了他们的话,柯南不禁暗暗心急,“糟糕,要不再想办法……时间就不够了,”又灵机一动,“哦,对了,那个时候,等一下……”说着,柯南转身看了那具尸体,当即冲出了房间。……

前台服务)

  “姐姐,请问你知道楼上370命案的事吗?”柯南道。

  “咦,小弟弟,有什么事吗?”一位女服务员问。

  “哦,警察叔叔叫我来问一下楼上的杀人命案。姐姐,那些嫌疑人你认识吗?”柯南问。

  “话说回来,的确,奈良先生和桑岛先生是这里的员工,我跟他们还认识。但,那个50多岁的日向先生,我不认识,只知道他好像是什么大老板。”

  “那他们平常的行为习惯怎么样?”柯南问。

  “哦,奈良先生他很敬业,每天都早早就来上班,每夜加班到十几点,对工作也很负责,老板也很器重他,说什么‘小小年纪,大有所为’的话。而桑岛先生却与他截然不同,每天上班总迟到,没总遭上司的指责。听说最近总是到酒店过夜,还结识了一个辣妹,每天都形影不离,给公司印象很坏。”

  “哦,原来是这样。谢谢姐姐。”说着,柯南快速走开了。回望站台的那个姐姐,柯南不禁舒声一笑,“果然,这样一来,所有的一切就说得通了,”又想,“还有一个难题,该怎么说呢?”

  转身回到了370房间,警察和嫌疑人等都还没有散去,正是出手的好机会,于是柯南装腔兴高采烈道,“咦,‘JAU’,铃木红梅,在这里,好像美国人气女影星克莉丝?温亚德!”

  听了柯南的话,毛利小五郎自觉有些失面,“你说什么呢?小鬼。”走过去给柯南抡了一锤。

  “不,很象。乍一看,的确很像,”目暮警官道,“克莉丝?温亚德。”

  “呃?”毛利小五郎反过头……

  趁他们不注意,柯南又跑了出来,来到走道上。却见他来回踱步,发出‘咔咔’的声响。

  “黑衣组织的新成员……杀死柴田汇二的人,就是你,奈良正茂先生吧。”柯南停了几步,加大声调道。

  却见奈良正茂先生踏着方步,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

  “听到(铃木红梅,克莉丝?温亚德和‘JAU’)这种敏感话题,作为黑衣组织的一员,是绝对不可能无动于衷的,不是吗?”柯南反问道。

  顿了顿,“接到组织消息,想用无声手枪结束柴田汇二性命的人,我说的没错吧!”……

  “哈哈哈哈,天方夜谭,我不明白前面的什么‘黑衣组织’‘新成员’的,无稽之谈。至于后面,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就是杀人犯。”却见奈良正茂似乎还不明白现在的局势。

  “呵呵,别小瞧人,自然有证据!首先,都没有不在场证明,都有时间行凶,在这短短一小时内,只有你,日向宁登,桑岛瑞天有可能犯案。日向宁登,50多岁,虽说是个商业老手,但手脚却已不便,是不太可能杀死一个年轻力壮,经常身体锻炼的人的。桑岛瑞天,吊儿郎当,总是到酒店过夜,与社会辣妹结成一团,没有上进心,是一个懵懵懂懂的人,也是绝对不可能杀人的。所以,只有你,敬业,有责任心,做事严谨,身强力壮,才有可能犯罪,你忘记了吗,在目暮警官的排查下,你说了那样的一番话:“因为这有特殊管理规定,需要对服务和专业技术人员的岗位要求、任职条件、班次、接受指令与协调渠道、主要工作职责等内容进行书面说明。所以我应在8:00,9:00来到这里,而且并没有发现异样……”

  “哼,你想一想,一个把公司职员管理规定背的如此滚瓜烂熟的人,能与一个整天饮酒作乐的人相提并论吗?不可能。哼,失算就失算在想以正面形象掩饰自己的内在不足,世上从来就没有这种事。”

  说完,奈良正茂笑着鼓起了掌,“很好,很好。这的确是我的疏忽。但是,你说了这么多,还是没抓住重点。证据呢,拿出决定性证据呀!”

  “哼,不要着急嘛,证据自然是有的。”柯南轻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