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房)

  “什么,组织交代的事情做好了没有?”

  “啊,还算顺利。越发感觉到,埋没于此,还真有种英雄无用武之地的境地呢!”

  “很好,待会有可能事情会有转机,脑袋给我放机灵点。”

  “什么,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哼,乖乖配合,有你好果子吃!否则,现在就送你上西天。”说着,一支霰弹枪顶在了他的头上,“好久没有使用过了,手法不免有些生疏,该是冲锋的时候了。”点了雪茄,吧嗒吧嗒抽了起来,“你应该没尝到这种滋味吧,不是么?”

  “不不不,有话好说,有话好说。组织上的人,是不会轻易暴露自己的身份的,这我知道。”

  “好,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哼……”

  “了解,了解。”……

  却在这黑暗无光的暗房里,这一通电话,不禁给燥热的空气带上了肃杀的气氛,也给那个接电话的人,着实冒了一身冷汗。

毛利侦探事务所)

  “什么,爸爸,你说的是真的吗?在铃木红梅所住宾馆,发生了一起杀人案件!”毛利兰一脸的惊讶,似乎不太相信,却又没法不得不相信,“园子,那件事你听说了吧!”却见余光照耀下的她正拨通电话。

  “是啊,现在电视上炒的不眠不休,每天都是他们的报道,不知道有完没完啊!”却见园子坐在电视机前,啃着薯条,喝着饮料,一脸不自在……

  听了她们的话,柯南一脸忧愁,走到电话旁,一阵“嘟~嘟~”的声音。

  “灰原,果然,Vermouth,忍不住了。杀人案件绝对与黑衣组织有关系。我们的预测果然不错。”柯南道。

  “啊,这也许是他们的第二步棋。”顿了顿,“名侦探柯南,你一定不会袖手旁观的,是吧!——按照你的性格。”却见小哀正在地下研究室打着电话,幽暗的欲火照在恬静的脸上。

  “是的,我是绝对会拽住这次与他们的直面交锋,好好享受这一次莫大的荣幸,不是吗?”柯南明显兴奋起来。

  “你也许还不了解他们,英国旧伦敦恐怖般,黑色的乌鸦。”沉默了一会儿,“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不会勉强你。总之,你一定要好好保重自己,一定要好好活着。我们,不,也许是全日本,就靠你了。”

  说着,灰原有点哽咽。

  “啊……”柯南有些手足无措。

  “你的身体,不仅仅是你的了。一定要记住,镜子显示出来的是真实的影像,却不是真实的自己。我,相信你,你一定不会让我们失望的,对吧。”

  “啊!”又想,“真相的确就要来临了,对于兰……也许,我没有多大的把握,不知道她承受不承受的了。”……

  又是黑色的雨夜,到处笼罩着静寂。头顶的乌鸦,哀眠叫着。……

  “探索新发现,据日本国防国务,医护部消息,一种新型毒药,开始蔓延全日本,已剧烈摧毁各种医药,目前没有攻破这种病毒的方案。据进一步调查,这种毒药,可能已潜伏在我们身边多年!无处不在,可以潜入男性的阑尾、臀部,女性胸部……”一听电视台主持人的大声咆哮,便可知事情的严重。

  “什么!”柯南大惊,“果然,灰原说的没错,想要对付黑衣组织,以我们现在的实力,还远远不够!酒店一案,病毒入侵,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

下午2:00,惠阗酒店,因铃木红梅的关系,围满了人)

  “拉动警戒线,封锁交通要道!”话音未落,毛利小五郎便带着小兰和柯南匆匆赶来。

  “目暮警官,事情进展状况怎样了?”毛利小五郎问。

  “哦,毛利老弟,你来啦!”目暮警官走上前去,“噢,现在正在调查,有待进一步通知。”

  待整合完毕,目暮警官坐到了沙发上,道:“毛利老弟,你是否有觉得,现如今的社会,实在不安宁啊!”

  “的确,电视上的那一幕幕,实在让人难以心安。”毛利小五郎一行也坐了下来。

  “在这些天里,我想了很多,总觉得有什么大事要发生,而且迫在眉睫。”目暮警官压低声调道。

  “呃,此话怎讲?”毛利小五郎道。

  “工藤新一,你是知道的吧!”目暮警官道。

  “呃。”柯南和小兰一惊。

  “哦,那个臭小子。”毛利小五郎转过身来。

  “是啊!关东的名侦探,却传出死亡的消息,我是不太相信。”目暮警官道。

  “呀,警官,兰……。”一听这话,毛利小五郎惊道,“这……”

  “哦,”目暮警官恍然大悟,对着小兰道:“抱歉。”

  “哪里。”小兰忙道。头不由自主缓了过去,沉默了,眼里似乎噙着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