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报!紧急通报!今目前各地陆续‘工业,林业,牧业,手工业……’接连遭遇前所未有冲击,经济严重受损。日本各级高等官员按照时事,立即采取以垄断经营的方式补救。详细报道,且听……。”阵阵《新闻联播》主持人的咆哮……

  目前柯南、元太、步美和光彦一行人来到阿笠博士家,自然,灰原哀也在其中。

  “如今的日本真是不平静啊!我听说自2007年之后,随着世界经济进入衰退周期,日本经济处境艰难。到2008年9月,经济危机到来,日本的经济也陷入了连续2个季度的负增长。这一数据意味着,日本经济正式进入衰退。”光彦托着下巴,有神地看着电视思考道。

  “好厉害呀!”步美以敬佩的目光看着光彦。却见他听了步美的赞许,神似充满动力地蹭了几下鼻子,笑道:“那是当然。”

  “不是这样的。”平静的话语,似大海波涛起伏般打断了此时仅有的宁静。于是场面尴尬起来,沉默了。

  “也……也许是……也许是他们捣的鬼——”灰原战栗着,身体不停地抖动。

  “黑衣组织。对吧!”柯南沉默了好久,看了看灰原,一双忧郁的眼,几乎透露着绝望与孤独,似乎此时的她最为脆弱,于是又令人有一种想要保护的冲动,兀自又道:“别太敏感了,灰原,那是不可能的。黑衣组织不可能*控整个日本市场。如果是这样,组织不再是组织,拥有这种力量,那太强大了。”

  “笨蛋!我在组织多年,深知组织内部的情形。那是一种无形的力量,能够控制全球的……终结力量。”灰原情绪有些失控。

  “什么!”柯南又沉默了,缓过神来,灰原已经又陷入了深深的落寞,那有神的眸子此时亦失去了应有的光泽,四处之外,仿佛也随之深深地沉寂下来。

  “你们怎么了,怎么那么奇怪啊?”光彦说完,步美和元太便使劲地点了点头,“你们经常聊一些太过于深入的话题,我们总觉得你们不像是小孩,倒像是个大人。”

  灰原不理会他们,看着柯南,道:“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伸出黑手,他们降临的日子,便是老虎出洞的时候了。”

  “呃。”柯南心中一颤,把之前的事联想起来,后怕持续,露出惊恐的表情,“我前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见黑衣人潜进侦探事务所,挟持了小兰……。”

  灰原听了,又平静了下来,以至于不过如此冷酷,照耀下的微微发颤的脸,也终于有了光泽,微微笑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心理效应吧。”

  “不,绝对不可掉以轻心。昨天我与小兰一起去参加一个有关于明星铃木红梅的记者招待会。我看见了……”柯南顿了顿,灰原正在电脑边收拾东西,听了这话,停了下来,猛的回转身,思考起来,“铃木红梅,我记得是那个被称为女歌天后的明星吧,长得挺漂亮的,不过……”

  “我觉得很面熟。”

  柯南顿了顿,觉得这不是一般的巧合,道,“我也觉得这个人很面熟,但是谁,我就是想不起来。”

  “什么,你也觉得很面熟。”

  “还有,还有那个标志。”

  “呃?”灰原疑问道。

  “以‘JAU’为名,刻在海报上。这个‘JAU’,我也觉得不简单。”柯南将这几天的怪事统统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JAU’?我没什么印象。”灰原道。

  “不知是不是我多虑了,总觉得这不是普通的巧合。”柯南此时的眼神里也微微吐露出失望,一种深深的落寞悄然而至。

  望不到头的河沿,堆满白雪的路面,356A,一辆黑色保时捷。

  “大哥,那种药,……真的要这样做吗?”

  “吖,足以让世界震惊的那种药,照我的预测,明日就会上报纸头条。哈哈哈哈……嗯?短茶色大波浪卷发,在我的车上,那个雪白的身体,正好映衬出雪莉名酒的身份……”又道,“无奈啊!一想到这种药,我就想到了那个人……”

  “大哥,你还一直对那件事耿耿于怀,那个叛徒,Sherry,是吗?”

  “Sherry?哼,她早就是我的人。”

  “不,她,很快会回到我的身边。看起来一想到她,一种莫名的快感。”

  “不是么?一支枪抵在她的身体上。黑色的乌鸦……”

  “哦,对了。Vermouth那边,事情都安排妥当了吗?”

  “都安排妥当了,一切都按照老大的吩咐。”

  “很好。我就等待他们一个个的来临。死神的召唤。”

  哈哈哈哈……

  次日一大早,柯南便起床了,其实他昨晚没怎么睡,精力都被昨天的事套住了。

  “可恶,5:27,太早了。”昨夜的疲惫,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咦,电视怎么开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