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黑的雨夜,天刚蒙蒙亮,到处笼罩着静寂,无色的风……

  侦探事务所休息,毛利小五郎出去打麻将了,小兰正在一楼准备晚餐,柯南正在二楼取东西。

  楼下声起,柯南悻然发觉,“这么晚了,有谁会来呢?”趴在窗户上,一辆黑色保时捷,“356A”,顿生不妙,“啊……太可怕了,怎么会这样……Gin……Gin的车!”抬望眼,无聊的天气。尽量克制自己慌张的情绪,冷静,冷静。

  “你没法再冷静了,工藤新一,不……现在应该是江户川柯南吧。”话音未落,却见几对枪口已齐刷刷朝柯南面视而来……却仅从场面上看已足证明其血腥与无垠的恐怖。

  猛的回转身来,“啊琴酒)、Vodka(伏特加/酒)、Vermouth(苦艾酒/贝尔摩德)。”黑衣组织从天而降。

  “兰!”柯南突然回觉,“你们把兰怎么了?”

  看着柯南那着急的神情,眼神于又有几分黯淡,仿佛已失去了应有的血色,琴酒轻蔑地道,“不要着急,名侦探柯南,你要明白,任何和你有关系的人都得玩完。”

  柯南近乎崩溃,脑袋已浮现出那一幕幕血色场景,猛的一惊,“你们把她怎么了?兰,她?”

  “诶,”琴酒“嘘”的一声,不禁放声笑了起来,面目不禁有些狰狞,“我可领教到名侦探柯南,大福尔摩斯对我们黑衣组织的极大殊荣。但,过去了这么久,我,不,黑衣组织才发现了你,这可谓是天大的笑话。”

  “是啊!哈哈哈哈,第二发银色子弹,我的期待,化为泡影。不是吗?”却见贝尔摩德脸上已露出那无可奈何的神情,嘴里不知何时已叼上了一支烟,抹在口红上,轻烟缭绕,微微吐露出了些许紫色,一下衬托出女性十足的魅力。

  “没有人性的家伙,兰?兰……。”……

  静寂的夜晚,熟睡,“可恶,原来只是个梦。算了,做了这么个梦。”微微又有些睡意,“不,可怕的前兆……”沉默了好久……

  现大阪市,莺啼燕语,春花吐艳,正值一月时分。

  这天,园子、小兰与柯南来到日前大阪市兴建最繁华的比尔街,却见这比尔街,是以西部南北走势的一条长路,霓虹闪烁,实在有‘街道是城市的路标,又是现代文明的风向标,时尚从不肯寂寞地卧在橱窗里,而季节之风总是最先吹动街头少女的裙摆。’的韵味。

  目的呢。当然就是今日本现当红明星铃木红梅将在这里出席活动,还将带来自己的最新专辑《等待之歌》。面对当红女星与那份狂热,园子不可能无动于衷。一看园子,别提那兴奋劲儿了。

  看了几看园子,柯南和小兰都有些无可奈何,兀自偷笑,转念一想,“棕色的短发,永远戴着那个奇怪的发卡。有神的眸子里有清澈,也有迷茫。有时候如白玫瑰般清远温丽,有时候也像红玫瑰般明媚清艳。渐渐地,总感觉到,有园子的地方永远少不了的是笑声……”正思忖间,眼神却黯淡了下来,似乎联想起园子,也许联想起就在这繁忙的地带里,逝去的总是时间与人群的脚步,而自己,却有着无尽的遗憾与迷茫,不禁叹了几声。

  “天池?”园子远远地看了看前处的一栋高大建筑,“哦,在前面,快走!”

  急促的脚步,嘈杂的叫声,却见他们三人于人群中穿梭。过了许久,却见于左右湖畔之间一栋二十层高、建筑面积12000平方米的现代化影音综合大楼呈现眼前。

  “天池音潮公司?哦,就是电视上常报的那个——有望成为日本第二个录像音邸?”小兰不禁有所疑问。

  “是啊,天池音潮,的确很是有名。铃木红梅的出席仪式是在天池音潮公司一楼,一楼又分迎宾招待所与广播厅。我们进去首先到达迎宾招待所,那里可是有专人侍候着的哦。紧接着,到达广播厅,铃木红梅便是在这里接受访问的。铃木红梅将在这里出席两天,而她的住所就是对面的五星级酒店惠阗酒店,这样一来,大部分媒体记者都准备在这里跟踪采访,于是才出现人群拥挤的局面。”

  话音未落,园子已然推开大门,环顾迎宾招待所,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招待所所利用的综合布线技术、网络通信技术、安全防范技术、自动控制技术、音乐视频技术于一体的日程事务的管理系统。由总体到局部呈现出发现的旅程。

  再看广播厅,其设计特立独行,与其他功能空间统一。装修安静、采光充足、以色彩、照明、饰物来营造,不禁令人称奇。进入广播厅,小兰不禁有所赞叹,“果然,以照明、设计等方面的配合,配乐等主要功能已发挥到了极致。”后看了看园子,却见她已然沉浸在了铃木红梅形象番的痴迷,“看,看!那极度的沉稳、冷静、聪明、反应灵敏的性格,加之温柔,善良,谜一样的女人,铃木红梅。”园子近乎吹嘘,陶醉不已。

  看着园子那陶醉的样儿,柯南有些无可奈何,转眼一看就在台上接受采访的铃木红梅,以敏锐的观察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