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与贝尔摩德的谈话

也不足为奇,毕竟,‘日本警察救世主’,也不是浪得虚名的。"贝尔摩德道。

  “说吧,什么目的?你来这儿究竟什么目的?”柯南道。

  “挺直接了当嘛……,”贝尔摩德道,“哼,日向宁登,Victor。”

  “Victor?维克多?你是说日向宁登就是维克多?”

  “是。以记忆卡为主,只可惜,已经坏了……顺便给你透露一点,‘JAU’,有不同意义哦。”说着,贝尔摩德拿了一支烟抽了起来。“那个符号,我想你应该很面熟吧!”

  “这句话什么意思?”

  “那个交易。”

  “交易?”

  “还有那种药,足以震惊世界的药,”贝尔摩德道,“等等,我呢?可不能给你透露太多,剩下的就等你自己去查了。”

  “哼!”

  “那个,保安大哥。这里有一个小孩迷路了。”说着,贝尔摩德指了指柯南,朝向就在对面的停车场保安。

  “迷路了?”

  “哦,不……”柯南哽咽着地说。

  “GoodLuck!祝你好运。”就在这眨眼的功夫,贝尔摩德已经上了车,“银色子弹,再见。”说着,向柯南递了一个香吻,发动了引擎……

  ‘JAU’?有什么特殊意义呢?她的这一番话,究竟有什么目的呢?

阿笠博士家,米花路2段22番地,新一家隔壁大厅——柯南、阿笠博士)

  “从一开始,‘JAU\'符号的出现。紧接着,日本经济危机,世界经济危机,病毒入侵,酒店一案……处处暗藏杀机,似乎环环相扣。”说着,柯南顶了顶架在鼻梁上的眼镜,“就连这次的柴田一案,竟也牵扯出了黑衣组织的背后阴谋!实在叫我难以心安哪!”

  “看来事情愈向不好的方向发展啊!”阿笠博士道。

  “是啊!也就是在昨天……柴田一案,告破了。”

  “哦,情况怎样?”阿笠博士问道。

  “是一个很不好的结局。”柯南顿了顿,“因为抓住了日向宁登的决定性证据,所以他投降了,只不过,那盘记忆卡……黑衣组织也插入其中,似乎在查些什么。”

  “哦,”阿笠博士走过来小心道,“哀君……知道这件事吗?”

  “可能……应该还不知道。”说完,柯南向左边的工作室望去……

  “看些什么呢?想要ATPX-4869的解药吗?”

  “呀!”柯南和阿笠博士吓了一跳,却见灰原哀靠在沙发边,黑暗的余光遮挡着她,映衬掉她那可爱而又美丽的脸。原来她一直就在身边。

  “笨蛋!你们黑衣组织的人怎么都有同样的怪癖啊,真是——暗杀中的野猫(夜猫)!”柯南半开玩笑,憋了小哀一眼,喃喃地道。

  “暗杀中的野猫(夜猫)?”灰原哀沉默思考道,“你是说在这次案件里有黑衣组织的人……铃木红梅,贝尔摩德,他们有什么举动?”想到这儿,灰原哀有些激动。

  柯南知道自己说漏了嘴,知道瞒不住了,舒了一口气,道:“这次案件中……有两个黑衣组织的成员。”

  “什么!”

  “日向宁登,代号Victor,应该入黑衣组织已近很长了,竟连当年的那次交易也有在现场。说真的,你认识这个人吗?”柯南道。

  “Victor?维克多?不知道,那次的交易……”灰原哀陷入思考,“黑衣组织从不把这些线人公布出外,就连我也一样,我倒是没有什么印象。”

  “哦,那你们组织还真是很严密啊,就连你这种特殊人物,也考虑在内。”柯南道。

  “特殊人物?天啊……被大名鼎鼎的名侦探工藤新一说是特殊人物,到底是应该高兴呢,还是?”灰原哀开玩笑道。

  “混蛋,别开玩笑了。”柯南多少有些不高兴。

  “说真的,这次是有些奇怪。”灰原哀严肃起来,拖着下巴道。

  “呃?”柯南疑问道。

  “组织里命名代号一般都是酒名,可是,这次的‘Victor’……”

  说到这儿,柯南也盘坐在地,思考起来,“Gin(琴酒)、Vodka(伏特加/酒)、Vermouth(苦艾酒/贝尔摩德)、Ch基安蒂/红酒)、Korn(科恩/酒),还有你,Sherry(雪莉/酒)。都是酒。Victor?你想说什么呢?……难……难道你是想说黑衣组织里面还有一个‘黑衣组织’?是这个意思吗?”

  “目前不太确定,但,结局……不是很好,”灰原哀道,“另一个呢?”

  “哦,另一个叫奈良正茂,只不过是黑衣组织的一个棋子,已经死了。”

  “死了?”

  “是啊!是因为那个记忆卡,被日向宁登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