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与贝尔摩德的谈话

“哈哈哈哈,一把无声手枪?我栽在一把手枪上面,真是可笑。”日向宁登摸摸额头,擦了擦汗,“我承认,柴田汇二是我杀的。可是,你可记得,在这个走道上,可是只有我们三个人。无论如何,也是只能是我们杀掉你,而绝不可能是我输给你,明白吗?”

  “是吗?那可不一定……”柯南笑了笑,看了一下奈良正茂。

  “哼!”日向宁登也起了疑,“我说的对吗?啊……”转身朝向奈良正茂。

  “啊,这……”奈良正茂吞吞吐吐。

  “很好,我相信你是不会背叛组织的,对吧?你可记得,Pisco的死……”

  “啊……”奈良正茂低下了头。

  “Pisco,啊!”柯南惊讶了起来,回想起杯户酒店的惨案,“想不到你的身份这么特殊,看来我得重新审视你一番了。”

  却见日向宁登的语气缓慢且坚定,“很好,把组织的间谍记忆卡交出来!”

  经过斟酌,奈良正茂还是做出了选择,“可以……”微微颤起了手,拿出了那两盘记忆卡。

  “不能交,他会杀了你的!对于他来说,那个记忆卡才是最重要的!绝对不能交给他……”柯南的声声咆哮,“啊……”日向宁登一甩手,把柯南摔了出去,又道,“乖乖的,我不会把今天的事报告给组织,否则,我相信……你会死的很惨!”日向宁登加大了嗓音,同时,从背后的口袋里暗暗摸出了一把霰弹枪!

  “危险!趴下!”柯南吼道。

  时间也许就在这一刻静止了,不,永永远远地静止了。回想起那一幅幅血腥的画面,事情就像所想的那样似的,阵阵迷雾,枪弹的声音,血一般的玫瑰花……

  “中了!”……

  却见柯南已抚平伤痛,跑了过来,“喂,你撑着点,喂……”却见他扶起了倒在血泊中的奈良正茂,“没事的。没打中要害,只要收拾掉那个家伙后,我马上给你治疗!”

  “原来如此!”奈良正茂抬起了头,“难怪Vermouth会看上你……”

  “别说话!治好伤后还要你把你们BOSS的真面目告诉给我。”柯南加大了嗓门。说着,暗处又是霰弹枪的身影,一发子弹“嗖”地飞了过来……

  “啊……”

  又却见奈良正茂强支撑起身体,“工藤新一……无论到什么时候,你都要追下去!这是两盘记忆卡……可恶,可能已经坏了,不过,没关系……,我……我可能支持不住了!”

  “奈良先生!奈良先生!……”柯南抽泣着拿起那两盘布满鲜血的记忆卡。

  “切,居然拿奈良正茂当挡箭牌!”日向宁登走了过来。

  “等等!日向宁登,我要你为死去的奈良先生付出代价,你可知道,现在的他解脱了,可那一刻,那一个伤口,伤了的人,又何止一个……”柯南擦了擦脸,站起身来道。

  “哈哈哈哈,报仇?报仇?你说报仇?我还真想不到,一个死到临头的人,竟能说出这等话!”

  “是啊,你未必知道那句话吧!”柯南道,“哼!”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录音机,按了按键,阵阵回声响了起来,刚才播放的语段……,“我承认,柴田汇二是我杀的。可是,你可记得,在这个走道上,可是只有我们三个人……”

  “哼,你未必还记得,就在你把那一番话说出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把它录了下来!”

  听了这些话,日向宁登也服了,跪倒在地,道,“哈哈哈哈,工藤新一,不愧是工藤新一!果然厉害,我认输了!”

  “你放心,刚才开的那几枪,已经足以掩盖时间流逝的脚步,目暮警官他们很快就到了。而你,也许你的下半生就要在监狱里度过了。”柯南道。

  “嗨,本来我还留有一线希望……看来,现在不同了。”

地下停车场)

  “果然,你在了。”一辆V-Rod牌摩托,一顶头盔,银色头发……,“哼,贝尔摩德,你果然在这儿了。”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哼,真想不到你们黑衣组织的人也喜欢躲猫猫啊,是吗?从刚才开始,你便一直都在窥视着我们……哼。待时机已过,自然而然,想要离开这里,你便只能来到这停车场。原因就在于这个酒店的特殊构造。”

  “果然,什么事都瞒不过你。”贝尔摩德道。

  “铃木红梅,铃木红梅就是你吧!”柯南笑了笑。

  “嗯?呵,你还是认出我来了。”贝尔摩德也笑了起来,表示无奈。

  “哼,从一开始,我便觉得你好面熟。但,还是你的声音,你的声音露出了破绽。”

  “声音?”

  “那首《等待之歌》……”

  “嘴型,是你的嘴型暴露了你。”

  “果然,果然还是有问题啊。不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