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 漆黑的追踪者

“这怎么可能!”奈良正茂惊讶道,“这绝对……绝对不可能!”

  “哼。在这一个上午,只要你们三人中的其中一个把各个时间段你们各自的作息安排调查清楚,谁都有可能犯案。要想潜入你们的谈话,根本不是难事,”柯南道,“只要在你与柴田先生交易过后,用无声手枪的话,并作出自绑的假象,这一切就都不是空谈了。”

  沉默片刻,柯南眼色较为凝重,“柴田先生,其实应该早就知道屋内有人,可是在黑衣组织这个阴森森的死亡地域里,他也许屈服了,可能是累了吧!愿意把这番话,说给你和那个瞳孔中的暗杀者听,也许也是希望你们能够有所觉悟吧!”

  顿了顿,“更何况,对于那个交易,柴田先生也是没有多大把握,才能够告知你们。因为任务完成之后,你们的最后一次使命,迎接你们的也就只有‘死’了。”

  “我想,也许他是怀着‘赌一把’的心理吧!”

  “呵呵。算了,说了这么多。也许也无济于事了。”柯南略有笑意,“躲在暗中的那个人,真正杀死柴田汇二先生的人,日向宁登先生,就请现身吧!”

  “什么!”奈良正茂惊讶道。

  “哼。从我和奈良正茂先生的谈话开始,你就已经在跟踪我们了。果然,你也是黑衣组织的人吧!”柯南道。

  “果然,果然,不愧为Vermouth所赏识。是吗?”,日向宁登从暗处走过来,“好了好了,就展现你精彩的推理秀吧!”

  “哼。如果我预料的没错,大概你从8:00左右开始就已经来到这个酒店,先是来到柜台前,查看奈良正茂先生和桑岛瑞天先生的作息情况,之后给柴田先生发了一个信息——你拨的是空号,主要就是想看一看柴田先生的具体位置……大概你也有给奈良正茂先生发信息吧!告诉他柴田汇二的此时所在,执行的什么任务。因为这是临时安排,也不可能蓄谋已久,所以都没有什么准备。”柯南道,“接下来你便以商业老板的身份给柴田汇二打了一个电话,自然与你的证词不一样,你的证词说的是柴田老板不能赴约,我想大概你说的是你不能赴约吧!因为作为一个商业大亨,对于‘毁约’这种敏感的话题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于是,接下来你便伺机等候,待柴田先生与奈良先生都相继来到房间时,那一幕却万万让你想不到……我说的没错吧!”

  “哼,一切正如你所说,我倒不知道柴田那小子竟会这一手,这下倒好,倒得让我出手了。”说着,回忆起了那一幕……

370房间)

  “算了,说了这么多,没有什么用。我只想在临死前求你答应我一件事。”柴木汇二道。

  “什么事?”奈良正茂道。

  “装有组织的间谍名单的记忆卡,你应该知道吧?我想组织交给你的任务就是想从我身上拿到这种东西。”

  “你说这句话什么意思,莫非……”

  “我相信你是聪明人,这些话应该不用我挑破。”

  “哼。你不明白,正如你所说,黑衣组织本身就是杀人蝙蝠,把你的血吸干之后也就不会继续让你生存下去。如果我这么做的话,组织是不会放过我的。”奈良正茂道。

  “哼。你这样组织就会放过你了吗?你太天真了,你知道的太多了,他们不会放过你的。你以为你的任务完成之后就胜利了吗?不,迎接你的不是祝福,不是掌声,也许就是死亡!”柴田汇二有些激动……

  沉默了好久,奈良正茂才逐渐想通,有点发抖道:“那依你所说,该怎么做?”。

  “很简单。黑衣组织不倒,我们永不安宁,社会永不安宁,世界永不安宁!所以,把组织的记忆卡内容拷贝出来,复制成两份。一份交给组织,一份待情况而定它的去留,这可是打倒组织的一大工具啊!电脑就在这里,你放心,我不会为难你,我会自己了断自己。”……

  送走了奈良正茂,屋里阵阵发笑。

  “哈哈哈哈,姜还是老的辣,果然,你下了一步好棋,竟然把组织的重要机密外泄与他人!所以,我也不能让你活着回去!”日向宁登从暗处走过来。

  “哼。果然,你已经在这了。何必呢?我早就知道单凭他的能力是不可能把机密泄露出来的。更何况,我已经早就做好死亡的准备。”柴田汇二平静的说。

  “哼!那既然这样,又何必要多此一举。”

  “……,大概是想赌一赌吧!”柴木闭上了眼。

  “哼,现在我才知道组织为什么那么急着想干掉你——是因为你的存在已经影响了组织,迫不得已,加速了你的死亡。”日向宁登道。

  “呵呵,你错了,你和奈良正茂都错了。加入黑衣组织,是我这一生中最后悔的决定,那里的人不算人,都是魔鬼……杀了我,你也会死的。”

  “哈哈哈哈,这种玩笑我见得多了,你也不用这么大费周章,直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