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了,我好像又说漏嘴了!”
    冰河一巴掌拍在自己的嘴巴上,自己今天怎么就嘴贱呢,那颗丹药是早些年老爷子留下来的,自己这张嘴这个时候似乎是要给这颗丹药给送出去了。
    因为,在场众人的眼睛齐刷刷盯在冰河身上,怎么把这个家伙给忘记了,这家伙在早些年可是家大业大的,现在家中有着一些底子倒也不是不可能。
    大先生:只要把这个家伙家里的那颗化神丹给搞过来,那不就可以把狼猫村村长的丹药给补上了吗?
    王海权王海原:只要想点子买通这小子把化神丹给拿出来,然后交给大先生,这件事情不就可以过去了吗?不管怎么说自己也算是冰雪城城主府大臣,为了保全城主府大臣的面子,大先生一定不会继续追究,大不了就是以后自己不做大臣了,那也比家破人亡好。
    江屠无青:难道这个混蛋小子没吹牛?
    “大先生!您怎么来了呢,还有王大臣,你们今天怎么有时间光临寒舍。”
    到了冰河家中的庄园,接待众人的是冰河兄长冰江,这是一个典型的乡下汉子,皮肤黝黑,手掌上布满老茧,脸上犹如沟壑一样布满皱纹。
    “哥哥啊,大先生他们到咱家来是想找一枚丹药。”
    走在队伍最前面的冰河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十分不自咋,那可是家里压箱底的丹药了,要是被哥哥知道了是自己说出口的,恐怕会把自己腿给打折。
    此时不明所以的冰江还以为他们只是过来寻找一枚普通的丹药,很快就把大先生和江屠无青还有王氏两兄弟接待在正厅里面。
    很快,到库房里面取丹药的冰江便回来了,他手里抱着一盒古朴的木盒,盒子里面分两层抽屉,里面的丹药各种各样散发异香。
    “这冰家还真的不简单啊。”
    看着摆在桌子上的木盒,江屠断定了冰家曾经的确是辉煌过,而且还不是一般的辉煌。
    这个木盒就能看出来,这绝对不是简简单单的木头制作,否则的话肯定是不能储存这么多颗丹药还能让他们不失去药效,最重要的是还能让这些丹药拥有最原本的光泽。
    储存丹药的常识就是要放在玉制品当中,玉的材质越好,则丹药储存的时间就越长,但是最后也避免不了药效消失的结果。
    但是眼前的这个木盒当中的丹药全部都充满了光泽就好像是刚刚从炼丹炉之中拿出来一样,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木盒的质地绝佳,丹药肯定不会保养的这么好。
    “大先生您们看看,需要什么丹药尽管拿便是了,家中就我和我弟弟也用不到。”
    站在桌子一旁,冰江十分客气的说道,对于大先生这个人他是非常信服的,自从家道中落之后也是大先生扶持了自己做点小买卖,平日里虽然算不上对自己照顾有佳,但是能伸手的地方对自己也不吝啬。
    再一方面,冰江一直都想要恢复当年的荣光,即便是不能恢复,能拿回当年属于冰家的名分也行,这件事情要是让冰江和冰河来做肯定不可能,所以眼前的这个大先生是唯一的机会。
    不过,坐在主位上不断检查丹药的大先生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了,自己这趟来想要取的是冰家现在最重要的宝贝之一化神丹,这对于现如今已经没落的冰家来说无疑是有些残忍。
    自己这趟来要的化神丹,放在现如今的冰家绝对算是最有价值的宝贝了,最重要的是这个木盒里面还没有,肯定是放在更重要的地方了。
    “冰江啊,我可以和你说,这个木盒里面并没有我要找的丹药么?”
    在心中犹豫了很久,大先生最终还是开口了,虽然这样做的确是有些残忍,但是也不得不这样。
    在一旁站立的王海原则是眼睛冒光,这一木盒的丹药全部都是二品三品的,那可都是上好的丹药,而且看目前的这个样子似乎冰家还有更重要的丹药没拿出来,看来冰家还真的有可能有化身丹,只要哥哥王海权通过自家的财力稍微运作一下,以自己的名义把这颗丹药给大先生,那事情不就完了吗?
    “啊?这一盒的丹药还不够吗,据我所知这一盒子的丹药最高品阶已经到了三品巅峰丹药了,是谁啊要这么高层次的丹药。”
    冰江说的没错,这个世界上丹药极其珍贵,像三品的丹药已经足够给五境甚至六境初期的强者服用了,再高等级的丹药要么就是给境界高到高深莫测的强者使用的要么就是具有特殊功效。
    比如化神丹就是这样,虽然已经到了四境,但是其实一般来说并不是如何珍贵,但是他能排在四境就肯定是有原因,那就是洗濯凡骨。
    无法修炼的人服下化神丹,立马就可以进行修炼,但是这只是其一,化神丹最主要也是最重要的功能其实是给小孩子服用的,让小孩子从小就拥有修炼元气的天赋,而且这个时候服用化神丹的孩子根基会打的十分牢固,在将来的修炼一途上会极为顺利。
    “难道难道是大先生你自己服用的?你身体是出了什么状况?”
    尴尬到不行的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