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令尊的看法



  听得此言,长孙冲心中那叫一个得意。
  虽然这段时间,自己过得并不快活,但是这名头还是相当响亮的。连崔家的嫡系公子都主动结交,这就是真正的脸面。
  若是寻常,那些豪富子弟,根本难入其眼。
  对于当今之人而言,世家的地位非比寻常,长孙冲的认知之中也一样。
  别的东西暂且不提,反正长孙冲此刻觉得,自己心情极好。既然崔朗已经舔着脸来结交了,他岂能将之拒之门外?
  只要打好与崔朗的关系,身后有世家支持的话,继承长孙家的基业还不是简简单单,到那时,今日之恨必定悉数奉还。
  没错……
  虽然长孙冲已经老实了,但这不代表他已经完全放下,只是藏得更深。
  正所谓风水轮流转。
  现在他无法报仇,不代表往后也无法报仇。
  崔朗或许就是一个极好的机会。
  很快。
  长孙冲看向崔朗问道:
  “原来如此,崔公子客气了,今日你我在此聚会,那也是缘分使然了……”
  崔朗面带微笑,不以为意。
  二人就这样愉快交谈起来,作为杰出的世家嫡系,崔朗令人如沐春风。
  哪怕没有直接刻意的吹捧,也给长孙冲一种飘飘然的感觉,真是不知如何形容,大概这就是自信的感觉吧,太舒坦了。
  也不知聊了多久。
  崔朗悄然看了长孙冲一眼,温和的眸光之中,却带着一丝不同的意味。
  二人一直在喝酒,虽然不是消愁酒这样的烈酒。但美酒入腹之后,也不可避免的有了一丝醉意,介于清醒之间。
  “长孙兄啊,你乃是右仆射之子,身份尊贵,真是令人羡慕不已啊。”
  崔朗忽然冒出一句,好似当真羡慕。
  长孙冲兀自一怔,他还真没想到崔朗会说出这句话。使得他有些疑惑,难道自己这么有身份,比崔朗都牛皮了?
  别的不说,此言确实让长孙冲膨胀了。
  “崔兄这是哪里话,你们世家才是真正的高门,当今世上除了皇家,还有什么人能够和世家相比,方才之言真是客气。”
  长孙冲勉强有些理智。
  紧接着。
  崔朗不以为意道:
  “长孙兄想的太简单了,虽然我等家族传承良久,但是现在的日子也不好过了,长安城内生意实在难做,也是动静太大了。”
  “长安城里的动静?”
  长孙冲不禁愕然,但他没有多想:
  “确实是如此,这些天长安着实麻烦,那什么青莲居士,便是令人厌烦。”
  “哦?”
  听得青莲居士四字,崔朗顿时来了兴趣,但他还是保持淡定,问道:
  “此话怎讲,难道长孙兄和青莲居士有仇?”
  只见长孙冲摇了摇头道:
  “仇怨倒是没有,可上次在红妆坊内,难道崔兄当真不以为意吗?
  此人如此不留余地,真是不识好歹。”
  崔朗表现得极为配合道:
  “长孙兄所言有理,这青莲居士确实不是什么好人。只是他遮掩身份,在外面故弄玄虚,如今的长安百姓尽皆推崇啊。
  不知长孙兄可知晓这青莲居士的底细?”
  毫无疑问。
  这就是崔朗今日的目的之一,如果能够得到肯定的答案,无疑是一件好事。
  可是长孙冲接下来的回答,令他失望了。
  因为长孙冲无奈的说道:
  “此人遮遮掩掩,在下也无从知晓。”
  虽然有些失望,让崔朗并不介意,因为这只是开胃小菜罢了。哪怕长孙冲不知道这个,但作为长孙家嫡长子,总会知道些东西。
  崔朗的目标其实在另一处,他略微整理了一下心情,然后开口问道:
  “长孙兄说得对,此人遮掩身份,何必在此斤斤计较。不过在下还有些好奇,那就是近日长安城的动静,陛下下达的政令。
  竟然想要改制,长孙兄有何看法?”
  这番话看起来问的是长孙冲的想法,实际上却看得是长孙冲是否了解内情,如果他当真明白,那这件事就简单了。
  还真别说,因为方才的讨论,长孙冲已经被吸引了兴趣。哪怕他并不关注某些事情,此刻也不可避免的说道:
  “崔兄说的是啊,陛下此番举动,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如此匆忙行事,岂不是叫天下民不聊生,和前朝一般好大喜功了。”
  这里乃是包间。
  因为长孙冲之言,并不会传到外面去。
  可就算这样,其实关键也在崔朗身上,如果崔朗当真算计长孙冲的话,这家伙恐怕直接就凉了,而而且会死得很惨。
  上次在大庭广众之下,虽然骂的是百姓,却也有影射李世民的意思。
  但是李世民看在长孙无忌的面子上,已经是高抬贵手了。而今长孙冲在和崔朗商谈,因为喝了点酒上头,竟然又口出狂言。
  直接说当今好大喜功……
  这能耐可够大的,恐怕没有几人敢这样。
  当然了。
  如果长孙冲清醒过来,知道自己脑子瓦特了-->>